特朗普為何向世衛組織「動刀」?(丁 果)

在美國抗疫進入最為緊張的時刻,其新冠肺炎確診人數突破七十萬,死亡人數突破四萬人(截至四月二十日)的時候,作為世界衛生組織WHO最大的捐助國,美國總統特朗普在批評世衛組織多天之後,終於在四月十五日宣布令世界震驚的決定:美國將暫停對世界衛生組織的資助。理由是:世衛組織過度依賴中國官方的說法,比如表示病毒不會人傳人等,不顧北京隱瞞的事實,讚揚北京抗疫的透明度,結果誤導了世界,造成了病毒大流行。
配合白宮的行動,美國共和黨參議員斯科特(Rick Scott)等六人在特朗普宣布的前一天,即四月十四日去信世衛組織總幹事譚德塞,聲稱「美國納稅人資助了世衛組織,我們有責任確保這些納稅人的錢被明智地使用。」特朗普的決定一出,引發了包括美國在內世界各國的反彈。美國從政界、財界、醫學界等明確表明反對,其中包括民主黨眾議院領袖佩洛西、慈善家比爾蓋茨、美國醫學會等各方面的人士。至於國際社會,從歐盟領袖、德國總理默克爾、法國總理馬克龍,到一直力挺譚德塞的中國,都譴責特朗普的決定。其中,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立場十分明確:「世界衛生組織必須得到支持,這對全球戰勝新冠疫情的努力絕對關鍵。」而全球著名醫學雜誌《柳葉刀》(The Lancet)主編霍頓在社交媒體上表示,美國政府暫停向世衛組織提供資金支持的決定「簡直就是對全人類的犯罪」,他呼籲每一位科學家、醫務工作者和普通人士共同抵制和反對這種背叛全球團結的行為。

特朗普在找「替罪羔羊」?
美國《華盛頓郵報》和《紐約時報》分別刊出長文,力數特朗普政府在武漢封城之後,輕視新冠病毒的嚴重性、浪費中國以及意大利為世界贏得的近兩個月遏制病毒大爆發的黃金時間,導致美國最後淪為這次流行病的「最重災區」的失誤。換句話說,當時世衛組織即使偏袒中國,「幫助」中國隱瞞了新冠病毒人傳人的嚴重性,但一心用在擺脫彈劾、爭取連任上的特朗普,也「樂得」跟隨世衛組織的節奏,甚至以虛幻的想像認定病毒不會危害美國,甚至會在「某一天神秘消失」,從而延誤了積極備戰、遏制流行的最佳時機。
從這個角度來說,特朗普為了逃避責任,要找「替罪羔羊」是必然的。從渲染「中國病毒」到攻擊世衛組織,可謂路線明確。說得更加明確一點,扳倒世衛組織,也更容易定中國的罪責,是一箭雙鵰,比鼓吹帶有歧視性的「中國病毒」,效果更好。但另一方面,特朗普攻擊世衛組織,也是他上台後推動「美國優先」、在國際組織陸續「退群」的一部分。其實,特朗普對聯合國就很不滿意,認為聯合國充滿了「腐敗」,必須加以改革。同樣,屬於聯合國一部分的世衛組織,在特朗普的眼裏本來就「效率不彰」,浪費太多美國納稅人的錢。如今,新冠病毒肆虐,在對待這個新的病毒上,世衛組織又有許多缺陷,尤其它與中國的關係有諸多被質疑之處,就此下手,即可幫助白宮「脫責」,又可完成美國「退群」的既定目標,也算是一石兩鳥,何樂而不為。
對此,美國國務卿蓬佩奧說得相當露骨,他也在特朗普十五日宣布對世衛組織「斷供」的前一天,表示「世界衛生組織過去做得不錯,但這次沒有發揮水平。因此,美國將試着『從根本上改變』這個組織。如何改變?特朗普曾經露出口風,不排除結合盟友,另起爐灶。

世衛組織何去何從?
美國確實是世衛組織的最大金主。按照特朗普的說法,華盛頓去年為世衛組織提供了四億美元的費用,比爾.蓋茨基金會則是第二大金主,提供世衛組織百分之十的費用,中國雖然增加了費用,但也不到一個億。因此,在美國的停款壓力下,世衛組織何去何從?
顯然,透明化的調查看來難以避免。美國要求得很具體,比如要求世衛組織說明他們首次抵達中國調查疫情的時間,協調世衛組織在中國調查工作的負責人、組織領導人除了世衛薪金以外的經濟來源,還有二○一九年底到二○二○年初疫情相關防治工作的文件和通信,特別是世衛和中國領導層之間的文件和通信。
西方媒體即使反對特朗普的「退群行為」,但也很有興趣了解世衛組織與中國的關係。德國《明鏡在線》就發文分析,稱特朗普確實想逃避責任,但他對世衛組織的一個指責是對的,說組織「與北京之間缺乏必要的距離」。當然,有輿論認為,中美之間有大國博弈,所以必須要有獨立專家對世衛組織展開調查,而且目的是提高這一國際組織的應對能力,「因為下一次全球性的傳染病何時出現,只是一個時間問題」。
平心而論,在對抗疫情問題上,世衛組織也不是唯北京意見為圭臬。舉例而言,在防止病毒流行、切斷社區感染的問題上,北京一直強調「戴口罩」的重要性,但世衛組織一直在戴口罩問題上走「西方路線」,認為沒病不需要戴口罩。這種情況一直到紐約成為「人間地獄」之後,世衛組織才改變對戴口罩的偏見。中國疾病控制中心主任高福在針對《科學》雜誌採訪時直言,歐美抗疫失控的最大錯誤就是沒戴口罩。僅此一點,世衛組織在疫情過後的檢討中,也將被問責。
不少人認為,此次新冠病毒大流行,將使經濟全球化遭遇挫折。但是,新冠大流行恰恰證明,病毒不分國界,全球在對抗流行病時,絕對不能各自為政,而應該採取「一人為大家、大家為一人」的全球一盤棋共識,才能減少錯誤的重複。當然,這種全球的合作,也必須建立在各國行事透明、認同人類命運共同體的基本價值觀,為此,世衛組織將會通過改革,變得更加強大和受人信任。

(作者為本刊特約記者。)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