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能否安渡彈劾難關?(丁 果)

這絕對是一場政治豪賭。圍繞着對特朗普總統的彈劾,民主黨與共和黨的政治博弈進入高潮。十一月十日,民主黨掌控的美國國會眾議院司法委員會公布了對總統特朗普的兩項簡明扼要的彈劾條款,分別是指控特朗普濫用職權以及妨礙國會調查。顯然,不管彈劾最後是否成功,彈劾條款的公布,使特朗普成為繼約翰遜、尼克遜和克林頓後,美國歷史上第四個面臨彈劾的總統。民主黨為了使彈劾條款的公布具有正當性和必要性,使用了「核彈」性的政治指控詞匯,眾議院情報委員會主席希夫(Adam Schiff)表示:「我們今天站在這裏彈劾總統,因為總統濫用了其權力,我們別無選擇。」眾議院司法委員會主席納德勒(Jerrold Nadler)表示,特朗普的行為「威脅了憲法、威脅了民主制度、威脅了國家安全」,為防止其利用外國勢力干預二○二○年大選,「我們必須現在行動」。其實,民主黨的主戰派早在特朗普上台之初,就想彈劾他,無奈獨立檢察官穆勒的「通俄門」調查報告沒有提供足夠的子彈,反而讓特朗普以勝利者的姿態贏得了那場曠日持久的調查。但是,「通烏門」風波彷彿是上天賜給民主黨的「禮物」,一貫反對彈劾的眾議院議長佩洛西轉變立場,加入了民主黨的彈劾派,開啟了這場令世界矚目的彈劾大戰。
彈劾條款的公布,也顯示眾議院通過彈劾案幾乎成為板上釘釘的事情,特朗普自然怒不可遏,全面反擊,在社交媒體上連續發文,稱針對他的彈劾是「政治獵巫」,納德勒的指控是「荒唐」的。

彈劾是兩黨黨爭嗎?
白宮新聞秘書也在彈劾條款公布的當天發出聲明,稱彈劾是「受黨派利益驅使」。從數據來看,確實如此。美國昆尼皮亞克大學十日公布的一項民調結果顯示,超過八成民主黨選民支持彈劾特朗普,但在共和黨選民中,反對彈劾特朗普的人佔九成以上。但是,美國素來是兩黨政治較量,任何政策的爭議都離不開兩黨之間的政治糾葛。
民主黨為了擺脫特朗普一派扣上純粹「政治彈劾」印象,特別選在這一天,由眾議院宣布批准特朗普主導的新版美國、墨西哥、加拿大三國自由貿易協定(USMCA)。民主黨此舉等於告訴外界,國會並非由黨派利益主導而「逢特必反」,而是將美國國家利益放在首位。當然,為了減低特朗普在這件事情上的功績,「宣告美國工人勝利」的佩洛西聲稱,民主黨之所以對三國新貿易協定開綠燈,是因為民主黨修改了「特朗普版」,迫使他接納了兩大更新,一是更新了許多關於知識產權、藥品和數字經濟的條款;第二,它包括了更多的環境和勞工保護。
特朗普當然不願意讓民主黨「兩頭通吃」,立刻出面攻擊民主黨的政治邏輯。他聲稱,民主黨一直沒有批准三國新協議,卻偏偏選在公布彈劾條款的一小時後宣布通過,恰恰是因為民主黨要證明彈劾條款的公正性。特朗普稱:「如果沒有彈劾條款,他們永遠也不會通過USMCA。」由此可見,即使關係到美國經濟利益的三國自由貿易協議,民主黨和共和黨也會爭鬥一番。

彈劾案會速戰速決嗎?
美國政治已經全面對立,民主黨控制的眾議院肯定會通過彈劾條款。然而,因為共和黨控制了參議院,彈劾案在參議院通過需要三分之二的參議員投贊成票,所以輿論一般認為,彈劾案無法在參議院通過。那麼,到底彈劾案對二○二○總統大選到底會帶來怎樣的影響呢?
民主黨要求速戰速決的立場十分明顯。當初佩洛西反對黨內彈劾主戰派的唯一理由,就是擔心特朗普會利用彈劾把自己定位成「政治迫害的對象」,而造成中間游離選民對他的同情,結果在總統大選投票上傾斜特朗普。當佩洛西因為「通烏門」的天賜彈劾良機來臨後,她仍然秉持「趕快結束」的策略。在十月五日宣布啟動彈劾公開調查後兩個月,就宣布要起草彈劾條款,不到一周,兩條彈劾條款就公布於天下。儘管特朗普指責兩個彈劾條款太弱,但政治學專家都認為,簡單明瞭的條款,是讓美國大眾可以「讀懂」,而減少複雜性帶來的節外生枝。確實如此,所謂「總統濫用職權」,就是指特朗普要求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Volodymyr Zelenskiy)調查其大選競爭對手拜登,並以對烏軍事援助作為交換條件;而妨礙國會調查的定義則是,在眾議院進行彈劾總統調查期間,特朗普多次阻止關鍵證人出席國會聽證會。正由於彈劾條款簡單,一般輿論認為,眾議院在二○一九年底前投票通過彈劾案的可能性相當大。
有趣的是,特朗普在彈劾案速戰速決的問題上與民主黨口徑一致。他在彈劾條款公布前就叫嚷,要彈劾就快,這樣彈劾案就可以直接到參議院,而特朗普斷定,共和黨控制的參議院已經成為他的「政治後院」,否決彈劾案勢在必行。如此一來,他可以專心投入連任的大選之中。
弔詭的是,在時間安排上,參議院共和黨建制派並沒有與特朗普同調。不過,共和黨掌控的參議院似乎並不急於推動彈劾進程。參議院多數黨領袖、共和黨人麥康奈爾十日在新聞發布會上暗示,參議院對彈劾案的審理最早要到二○二○年一月初才會開始。這樣做理由何在?
表面的理由十分明顯,共和黨參議員認為,彈劾過程拖得越長,對民主黨越不利,因為特朗普和共和黨可以炒作「政治受害」這個話題。但是,政治上「沒有不可能的事情」。被特朗普頤指氣使的共和黨參議員們,當然不願意跟着特朗普的指揮棒走。這次彈劾,終於輪到特朗普要看共和黨參議員的臉色行事,他已經輪番把重量級參議員請到白宮吃飯,要防止的當然是共和黨參議員在投票時候的「意外倒戈」。
除此以外,參議院共和黨建制派還要看民意如何反應。在彈劾案完成調查進入起草決議案的時候,複數的民意調查顯示,半數以上的美國民眾同意彈劾特朗普並樂見其成,但也有近五成的民眾反對彈劾特朗普。問題是,一旦眾議院通過彈劾案之後,民意會帶來怎樣的變化?參議院共和黨建制派關注的就是這一點。誰都知道,民意如流水,假設民意支持彈劾超過六成,共和黨參議員支持特朗普的基礎就會動搖,因為他們最關注的仍然是總統大選以及國會改選。
眾所周知,共和黨建制派並不喜歡特朗普,這也是在上次中期選舉中,特朗普不遺餘力推「特朗普支持者」取代建制派候選人的原因所在。而在最近幾次的州長和州議會選舉中,特朗普的效應正在流失。在十一月初的肯塔基州州長選舉中,民主黨候選人擊敗特朗普支持的現任州長,取得逆轉勝,民主黨同時還奪取共和黨控制達二十五年的維吉尼亞州議會的控制權,而這兩個地方,都是特朗普上次總統大選獲勝的州。
對共和黨建制派和保守派來說,他們更希望副總統彭斯上位。如果彈劾特朗普成功,彭斯接位,共和黨建制派也沒有理由不高興。畢竟,特朗普除了經濟成績之外,其他真是乏善可陳。他損害了美國與歐洲盟友的關係,而連續在國際組織的「退群」,也讓美國喪失了世界領袖的道德制高點。即使是特朗普吹得「天花亂墜」的美朝談判,現在也面臨全面失敗的邊緣。

中國仍有關鍵作用
特朗普能否渡過彈劾難關並贏得總統大選連任,中國因素仍然無法排除。從表面上看,特朗普的強硬對華政策和貿易戰,受到了共和民主兩黨的支持。但是,關稅戰是一把兩刃劍,中國經濟遭遇傷害自不待言,但美國經濟和消費者也正在受到關稅戰的負面影響。特朗普之所以在美國還能有一股強大的民意支持基礎,主要還是經濟和就業有很大的起色,一旦經濟發展和就業數據「褪色」,特朗普的支持基礎也會隨之動搖。
問題是,中美貿易談判一波三折,加上香港和台灣問題的介入,中美之間的對抗愈發激烈。一旦中美在經貿、外交上全面對峙,美國的經濟也會受到重大負面影響,甚至可能出現大家已經擔心很久的經濟衰退。參議院共和黨參議員之所以想拖延彈劾案的審理,其中一個原因也是在觀察中美貿易摩擦的未來發展狀況。一旦經濟惡化,或者億萬富豪布隆伯格贏得民主黨總統候選人的資格,那麼特朗普的政治前途將要蒙上政治陰影。
總而言之,只要眾議院通過彈劾案,特朗普的政治前途就會發生動搖,他在美國歷史的地位,恐怕並非他自己所言,「是美國最偉大的總統之一」。至少,包括德法等國在內,期待特朗普下台的國家,絕對不在少數。

(作者為本刊特約記者。)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