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稿:一部超越韓國的電影(王 樂)

《上流寄生族》電影在奧斯卡的大獲全勝為韓國電影百年華誕獻上了一份特殊而又濃重的厚禮,也給新型冠狀病毒肺炎恐怖籠罩下的韓國帶來一縷春風,正如我私下與一位韓國電影界的專業人士聊天時聽到的:「《上流寄生族》在國際上的成功,即是意料之中的事情,也是意料之外的驚喜。」我想這句話很好的概括了韓國眾多媒體對電影《上流寄生族》的反應,那就是都知道這部電影很出色。但是當《上流寄生族》摘取了金棕櫚最佳影片大獎後,又橫掃奧斯卡斬獲了四項大獎,並且創紀錄的成為奧斯卡歷史上首部獲得最佳影片的非英語影片時,很多韓國媒體和民眾還是有一種難以置信的興奮感覺。畢竟,這一屆奧斯卡最佳影片的角逐還是相當激烈的,無論是電影《愛爾蘭人》、《1917》,還是《小丑》、《從前,有個荷里活》等都是重量級的佳片,要在這些名片裏突圍,《上流寄生族》所面臨的挑戰非同一般。所以,面對最後的驚喜結果,很多韓國的媒體都毫不吝嗇的給予了高度的讚 譽─「打開世界新紀元;席捲全美的『奉潮』;書寫韓國電影新歷史;火爆全球院線……」,要知道,一部影片能夠像這樣得到眾多媒體一致好評的殊榮,在韓國電影史上也是十分罕見的。

為何揭示家醜的影片反受讚譽?
在韓國生活多年,我深知韓國社會的複雜性,特別是在媒體領域,因為政治背景和社會理念不同,以及各個媒體背後與財閥的錯綜複雜關係等等,在韓國很少有影視作品能得到交口稱讚的待遇,例如韓國最近很火的電影《82年生的金智英》就得到了兩極分化嚴重的評價。喜歡的推崇備至,不喜歡的則大力抨擊。所以,我很好奇的想尋找一下韓國媒體對於《上流寄生族》電影是否也有批評或者否定的聲音。畢竟,電影本身講的故事,其實是在揭露韓國社會目前殘酷的貧富分化、社會分層的現實。用我們中國人的思維來說,這是一部向外人「暴露家醜」的電影,就如當年中國導演張藝謀的《紅高粱》在西方獲獎後,面對西方媒體的一致稱讚,中國國內很多媒體卻提出了反對和批評的聲音,說這部電影宣揚愚昧落後,展示偽民俗暴露民族醜陋一面去討好外國觀眾、滿足外國人的好奇心等等。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