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稿:孫中山與第一次世界大戰(楊天石)

一九三七年四月二十七日,蔣介石批閱日本人石丸藤太所著《蔣介石傳》,發現有許多「不確之處,形同小說」,其中關於蔣介石「投機發財,貢獻為軍費」一事,蔣介石專門在日記中寫了一段辨正:

此或在民國六年中德絕交時,德使以大宗款項貢獻於本黨革命之款所誤會,以此款由余經手也。

蔣介石的這一段話語焉不詳。同年,蔣介石在《雜錄》欄內補充說:

民國六年,中德絕交,中國加入協商國參戰,本黨竭力反對。當時德國公使下旗回國,以其在華留餘之資金約二百萬元貢獻於本黨總理,資助革命。總理命余極秘密經理此事,即以此款運動北洋艦隊,由總理交程璧光率領南下,赴粵組織軍政府,而留余在滬主持一切。當時唐紹儀暗示陳炯明向總理追問,此運動海軍之款從何而來,總理只答其可問介石自明。及余抵粵軍時,陳即向余追問。余乃設辭曰:賣卻交易所各股票之所得也,陳乃信以為真。今日世人以余在交易所投機百萬元所得資金貢獻總理,作軍費之說,其或亦由此以誤傳誤而來乎?

蔣介石的這段日記涉及近代史和中德關係史上的重大事實,為前人所未知,或知之甚少,需要深入探究、考辨。

段祺瑞政府決定向德國宣戰
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後不久,中國即宣布中立。一九一四年八月六日,袁世凱政府公布《局外中立條規》,照會各國駐華使節。同月二十三日,日本為了在東亞擴張勢力和侵略中國,以一九○二年締結的「英日同盟」為藉口,於八月二十三日對德宣戰,加入協約國,迅速出兵山東,攻佔青島及膠濟鐵路,佔領原由德國佔有的勢力範圍。一九一六年六月二十九日,黎元洪以大總統身份任命段祺瑞為國務總理,中國近代歷史進入皖系軍閥的統治時期。繼起的段祺瑞政府表面上賡續中立政策,實際上逐漸傾向於協約國,準備參戰。一九一七年二月初,德國宣布潛水艇鎖海計劃,通牒各中立國,於其封鎖線內,不准船隻往來,美國船隻和人員因而受到攻擊,美國憤而與德國斷交。二月七日,美國駐華公使芮恩施約見黎元洪和段祺瑞,遊說中國政府與美採取一致行動,聲稱美國政府將予以中國「資金援助」。同日,段祺瑞政府電令駐日公使章宗祥徵詢日本意見,日方勸告「自以與美取同一態度為宜」。二月八日,北京政府國務院決定,抗議德國的無限制潛艇戰。日本對段祺瑞政府的態度感到滿意,外務大臣本野一郎於十一日面告章宗祥,深望中國與德絕交後,進一步加入戰團,日本政府「必以誠意為中國謀其利益」。十五日,章宗祥會晤本野,要求在中國與德絕交後,日本能給予財政援助,並請日本及有關各國同意,中國提高關稅,延期償還庚子賠款。十七日,本野對章表示,在中國政府對德絕交後,日本方可向各國代為周旋。此時,日本首相寺內正毅派遣其密使西原龜三來華,商談中國參戰條件。二十四日,署理外交總長曹汝霖會晤西原,希望日本在中國政府公布對德宣戰以前保證做到三項:一、延期償還協約各國的庚子賠款;二、永遠撤銷對德、奧的賠款;三、提高進口關稅。同時,要求貸款兩千萬日元,作為宣戰的預備金。
三月一日,載有華工九百人的法國商船亞多斯號在地中海被德艦擊沉,五百四十二名華工喪生。三日,在段祺瑞主持下,內閣會議通過對德絕交案,同時擬就致章宗祥密電,要求日本政府切實贊助中國參戰後希望獲得的三項權利。四日,段祺瑞請黎元洪在對德絕交文件上蓋印,同時簽署拍發致章宗祥密電。黎認為未經國會同意,就與協約國商議參戰條件,有違憲法精神,拒絕拍發致章密電。段與黎發生衝突,憤而辭職,出走天津,北京政府陷入癱瘓。六日,段在得到黎元洪「尊重內閣責任」的保證後才回京繼任。十至十一日,北京國會的參議院和眾議院均以壓倒多數,相繼通過對德絕交案,決定加入協約國。十四日,北京外交部照會德國公使,宣布對德國絕交。四月二十五日,段祺瑞召集各省督軍在北京舉行軍事會議。段稱,所謂參戰,無須出兵,只須派出勞工。參戰後,可得到日本借款和軍械。段祺瑞的這些話大合督軍們的心意,會議於次日通過對德宣戰案。五月一日,段祺瑞再次召集國務會議,討論對德宣戰為題,二十多個督軍及其代表闖進會場,會議一致決定對德宣戰。會後,段祺瑞偕同國務員向黎元洪彙報,黎仍表示:須國會同意。

孫中山反對中國參戰
段祺瑞政府的絕交和參戰決定立即引起中國政壇的糾紛與衝突。贊成與反對者各持己說,互不相讓。其中最重要的反對者是革命黨人的領袖孫中山。對於世界大戰,孫中山主張中國「嚴守中立」。一九一七年三月,有英國重要人士會晤在上海的孫中山,勸誘中國加入協約國。孫中山經過「詳慎審慮」,於三月八日致電英國首相勞合.喬治(David Lloyd George),表示「中國若破棄中立,將於中英兩國均有大害」。他以中國「共和肇造,尚在幼稚時代」,經不起紛擾為理由,說明自協約國強迫中國參戰後,中國政治家之間已經「爭執甚烈」,「今若再生意見,或致引起大亂」,同時說明中國有「排外愚民」和「回教徒」等兩種「強固而危險之分子」,他們可能因中國參戰「被激而蠢動」。倘若因中國對外宣戰而激發起他們的「排外心理」和「仇外精神」,就可能出現「戕殺外人」的第二次「拳亂」。這將損害英國在東方的利益,引起協約國之間的內部矛盾。以此,他明確地告訴英國首相,他打這通電報,不僅是為救中國,也是為了維繫對英國的友誼。電稱:「中國處此地位,值此時勢,自不能望其於嚴守中立之範圍外,別有所行動。僕之所以以此項有害之運動喚起閣下之注意者,不僅因區區之願欲救中國於危機,亦因對於貴國素具最懇切之同情。」
對德絕交、宣戰的關鍵步驟是國會的討論和通過。三月九日,孫中山致電北京的參議院與眾議院,認為加入大戰,「於國中有紛亂之虞,無改善之效」。他要求議員們阻止政府參戰,電稱:「諸公代表國民,責無旁貸,務望審察堅持,轉圜樞紐,惟在諸公。勿以中國投之不測之淵,庶幾不負國民重托。」同月,他發表談話說:「歐戰實一爭商場之戰爭,爭殖民之戰爭,中國不當參加,對於列強之間而有所好惡者,尤為可惡可恥。中國民眾非善忘,不應僅記憶侵略膠州之德國而忘其他,在中國此時立場,何不向列強收回一切侵佔地與一切權利?」這是孫中山對第一次世界大戰本質認識最為清醒的一次談話。孫中山提醒國人:清末,德國海軍強佔山東膠州灣(青島)的事實固然不應忘記,但是,侵佔中國土地與權利的列強還多着呢,作為協約國的英、日、俄、美不也這樣嗎?

中國應堅持中立 不可參戰
段祺瑞一心一意參加英、日、美等協約國為一方,對以德國和奧匈帝國為主的同盟國為另一方的世界大戰。為了通過國會討論這關鍵的步驟,段祺瑞於五月三日宴請國會議員,要求議員們認清世界大勢,予以贊同。次日,督軍團也出面宴請議員,要求議員們「為國民請命」,「務諒政府之方針進而贊助」。面對段祺瑞和督軍團的酒宴拉攏,孫中山也力圖通過國會,阻遏段祺瑞將參戰計劃變為實踐。五月四日,孫中山致電國會中的國民黨議員組織的民友社,聲稱「此外交問題,為中國存亡所關,不能稍有所遷就。諸公於此能持堅確之態度,百折不回,信所欽佩」。針對此雖反對而未能奏效的事實,孫中山勉勵民友社成員繼續奮鬥。電稱:「惟前途尚屬遼遠,我輩無武力、金錢之可恃,所恃者國民之同意與愛國之精神而已。願以百折不回之至誠,處此千鈞一髮之危局,無任注盼。」同月,孫中山授意,由朱執信執筆,寫成特長文章〈中國存亡問題〉。首引「兵者凶器,戰者危事」的中國古訓,全面闡述中國不可輕易參戰,而要堅持中立。文章特別批駁段祺瑞的中國參戰,「非以謀利,但求免害」的言論,強調「中國者,中國人之中國也,最終之決定,當在國民」。文章警告段祺瑞等當權者,絕不能罔顧民意向背,一意孤行,否則「內失群眾之心,外無正義之助,恐其敗裂,不待國亡。」卒章顯志,文末申言:「吾不憚千百反覆言之曰:以獨立不撓之精神,維持嚴正之中立。」
段祺瑞在國務會議通過對德宣戰案之後,下一步驟是提交國會眾議院討論。段祺瑞內閣在宴請議員之後,又企圖製造民意,迷惑視聽。五月十日,北京街頭突然出現各種名目的「公民請願團」。他們在段祺瑞內閣的陸軍部人員指揮下,散發傳單,包圍眾議院,企圖以武力一手迫令議員贊成宣戰案。當日,有十餘位反對宣戰的議員被毆,議場被包圍達十小時之久。十一日,孫中山與岑春煊、唐紹儀、章太炎、溫宗堯等聯名致電總統黎元洪,指責上述現象,聲稱「法治之下,而有此象,我公不嚴加懲辦,是推危難於議員……而付國論於群小,何以對全國人民?」孫中山要求黎元洪「迅發嚴令,將偽公民犯法亂紀之人,捕獲鋤治」,藉以保護國會尊嚴,杜絕壞人指使。此前,段祺瑞曾請王寵惠面晤孫中山,邀請其入京共商對德宣戰一事。十二日,孫中山覆函段祺瑞,力陳「中國極弱,無可諱言,既為弱國,自有弱國應有之分」,不應不自量力,勉強參戰。十六日,孫中山致電民友社、政學會、政餘俱樂部等三個政團及兩會議員,說明對德絕交之後,長江兩岸米價大漲,將來宣戰之後,米價更增,人民痛苦必將百倍,終將釀成巨變,導致「亡國之險」。孫中山認為,否決參戰就是「救亡之道」,中國之事,必須由中國自主,力促國會否決內閣的宣戰案,使內閣服從國會。當時,社會出現「倒閣」輿論,要求推倒通過參戰案的段祺瑞內閣。十九日,孫中山致函參議院、眾議院議員,強調此時以「避亡國為第一義」,必須將重點放在否定政府的參戰案上。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