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稿:胡耀邦的生活理想──從一九六五年說起(胡德華)

《一九六五:耀邦早春行》這本書是由陝西省《安康日報》記者李大斌同志撰寫,陝西人民出版社出版,於二○一四年八月一日在全國新華書店公開發行的。這是第一次向廣大讀者介紹耀邦書記在省委書記任上的書籍,我衷心感謝陝西人民出版社和作者的辛勤勞動。
耀邦書記是一九五二年離開川北行署到團中央工作的,擔任團中央書記,到一九六四年六月共青團第九次代表大會之後,他就離開了團中央,被任命為陝西省委第一書記、西北局第二書記。他於一九六四年十二月到陝西正式主持工作。然而僅僅過了半年,到了一九六五年六月份就被迫離開陝西回到了北京。在這半年中實際上只工作了三個月,另外被批判了三個月,當時有人戲稱他這是「百日維新」,而這本書也只是記錄了這短短的三個月當中的一瞬:即僅僅的八天。
他上任前按常規拜訪了中央辦公廳主任楊尚昆,楊了解他的率直,好心叮囑他「陝西情況複雜,到任後一年之內不要說話」。但他哪是那種人呀,到了陝西後便馬不停蹄地熟悉情況,調查研究,雷厲風行地解決問題。一九六五年二月初春節前後,他就到陝西最窮困的地區之一安康調研,那是陝南秦嶺地區,山高坡陡,八天大概走了七個縣,在這八天中他通過調查研究頂着巨大的壓力,解決了很多今天在常人看來應該解決但卻從來沒有人敢於正視敢於解決的問題。是什麼問題呢?

更早的平反冤假錯案
第一,我們黨和國家自從一九五四年反對高崗以後,運動不斷,陝西更是重災區,據我所知就有高崗饒漱石反黨集團、彭德懷黃克誠反黨集團,以及習仲勳反黨集團即因劉志丹小說而獲罪的大批幹部,還有從陝北陝甘紅軍以來,大大小小的名目繁多的「反黨集團」。以及被當做敵對分子或被誣為有政治經濟問題,而被逮捕入獄的幹部群眾有六千四百七十人,被拘留五千人,被整死六七百人,幾近人人自危。他經過縝密的調查研究,果斷地停止了「雙開」即開除黨籍開除公職,並把那些在歷次運動中被冤枉傷害的和被錯判重判的各級幹部、技術人員、知識分子,通通把他們解放出來,讓他們大膽工作。對於犯了一般錯誤,但是按照當時的「階級路線」,要罪加一等或罪加幾等的地、富、反、壞、右分子,被按照犯罪而被判刑入獄的,一律實事求是地予以解決,這也是平反冤假錯案吧。可以說一九七七年開始的撥亂反正,他一九六五年就已經在做了。
第二,大力發展生產。自從一九六二年八屆十中全會以來,毛澤東重提階級鬥爭,林彪大力提倡突出政治,在「政治可以衝擊業務,政治可以衝擊一切」的巨大壓力下,耀邦書記卻在調研的每個縣的幹部大會上反覆說:「我們到了秋收後還要召開全省的優秀評比大會,大隊幹部、公社幹部什麼人是先進呢?」「你所管轄的地方能把生產領導好,這是最主要的標準。」「社會主義的根本目的就是發展生產力,只有生產不斷發展了,才能談得上大好形勢。只有領導群眾增了產,才稱得起為人民忠誠的服了務。」「那個時候就要讓你們上主席台,讓你們向大家做報告,報告你們是如何帶領社員們發展生產取得豐收的。」

解決生存問題跟資本主義無關
第三,就是開放農貿市場。當年毛澤東所大力批判的所謂「三自一包」就是指「自留地,自負盈虧,自由市場和包產到戶」,這本書裏講到,他看到一個農民背着一捆柴火在那站着,他說:「老鄉你是不是要賣柴啊?」老鄉嚇得就跑連連說:「我不是賣柴的。」因為自由市場是要被取締,「投機倒把」是要被判刑的。他說:「老鄉你回來,你就在這裏賣,誰要不讓你賣,你就說是我們的省委書記胡耀邦讓我在這裏賣的。」他又進一步問:「老鄉你為什麼要賣這柴呢?」老鄉說:「我賣柴是為了買一把砍柴刀。」聽後他就跟同行的幹部說:「農民這實際上就是以物易物,是簡單再生產,是為解決最基本的生存問題,這跟資本主義沒有任何關係。」他說農民用砍的柴換一把柴刀,賣幾個雞蛋換一點鹽巴,這種簡單交換自古有之,已經存在了幾千年了,哪裏出現了資本主義?他說只有「為賣而買」的物品才是商品,不是自己的生活必需,商品通過交易才能獲取利潤增加資本,而「為買而賣」只是為了基本生活最簡單的產品交換。我們就是要給農民自由交易的自由,互通有無的自由。為買而賣的集市貿易,是為最簡單的產品交換提供的平台,我們不但不能禁止,還要愛惜要保護。我感覺他能把馬克思抽象深奧的資本性質,用通俗易懂的語言來表達,讓基層幹部和普通農民百姓一聽就明白,就能掌握,真是難能可貴。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