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輯:「糞筐」到「餐車」──從香港藝術館藏品看吳冠中東尋西覓的創作藝途(司徒元傑)

起伏人生
二十世紀的中國畫壇,為數眾多的畫家致力於探索「傳統與創新」和「中西融合」這兩大藝術議題,他們各以自己的藝術觀念和創作,攀登不同的藝術高峰。橫看成嶺,他們最後達致之高度雖各有差異,卻共同成就了近代畫壇豐富多姿的一道風景。吳冠中(一九一九—二○一○)曾這樣形容攀登東西方繪畫藝術之峰:「藝術家可從東邊或西邊爬,彼此初不相見,但成功者自會在山頂碰面。」(翟墨編:《吳冠中畫論》)他自己更身體力行,用獨特的方法,時而東攀、時而西爬,終成功登上了中西藝術融和之峰頂。側看成峰,在總結近代中國繪畫發展史時,我們可以看見吳冠中嶄然標立於山嶺之巔。他滿懷喜悅地告訴我們,站在那裏他看見了馬蒂斯之東來與八大山人之西去。
吳冠中是近代畫壇極富傳奇色彩的一位畫家;他活於中國波瀾壯闊的大時代,一生際遇非比尋常。他從一九四七年在杭州國立藝專考取第一名公費留學法國開始、一九五○年告別巴黎同窗毅然選擇回國、六十至七十年代文革期間下放農村以「糞筐」作畫、八十年代開始畫價屢創最高紀錄而揚名國際、一九九二年大英博物館舉辦首個華人藝術家展,到九十年代末開始陸續捐贈大批作品予國內外博物館……期間並自毀不滿之作、控告拍賣行、大膽發表甚具爭議的藝術理論、批判畫院體制等等事件,建構了他無比獨特的人生及藝術風格,備受中外藝壇矚目。

巴黎探藝
吳冠中當日從中國出發輾轉抵達巴黎,馬上狂熱地投入西方的藝術世界;他甫抵即將羅浮宮、印象派博物館和現代藝術館飽看一遍。之後每天上午在巴黎美術學院學習,下午繼續參觀博物館、畫廊。他並經常到業餘美術學校「大茅屋」練習人體寫生,成就了扎實的素描寫生技巧和對人體繪畫的興趣。吳冠中在巴黎學藝時期原鍾情於人體繪畫,但回國後被批判為西方資產階級玩物,不但被禁創作,所有在巴黎的作品亦在文革爆發之初被燒毀掉。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