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輯:三大高校校長懷念高錕教授──當年侮辱過他的校友應感到羞愧(文灼非)

香港中文大學前校長高錕教授九月二十三日因病辭世,香港各界人士都以不捨之情告別這位獲獎無數的光纖專家、諾貝爾物理學獎得主、香港之光。應《明報月刊》編輯部的邀請,筆者採訪三位大學校長,分享他們對高校長的回憶。
我與高錕校長伉儷有點淵源。一九九三年中大慶祝創校三十周年,大學出版社出版了一本名為《地靈人傑》的攝影集,由高錕太太黃美芸女士構思策劃,刊登了百多幀校園景象的美麗圖片,目的是要把大學多年來的發展和校園四季多采多姿的景色記錄下來。她撰寫了一篇趣味盎然的序言,從歷史及發展的角度介紹校園環境的變化。當時我以《信報》編輯的身份採訪了高太太,她十分健談。一九九四年我入讀中大哲學碩士兼讀課程,每周都有兩三天在校園上課,很享受美麗的山水人文。一九九六年我有機會約到退休在即的高錕校長做訪問,特別談到大學與學生的關係,重視與學生的溝通與對話,更提出雙文化、雙語並重是中大最大優勢,語重心長。當時我作為研究生,看到本科學生代表對校長諸多不敬的言行,高錕教授從不計較,胸襟廣闊,這批當年侮辱過校長的校友應該感到羞愧。

金耀基:他是一個非常有愛心的人
高錕校長逝世,中大設置弔唁區,讓公眾作悼念之用。多位中大管理層、校友前往弔唁區簽字悼念,中大前校長金耀基的出現成為媒體焦點。他在弔唁冊上寫上「你現在走了,很無奈、不捨,但你又回到你原來的自己,珍重」。他指多年前與高錕見面時,對方已不認得所有人,包括照顧他的妻子黃美芸,令他對高錕離世感到無奈。
他稱讚高錕做學問的精神令人敬佩,是一個天生的科學家,不是很多人能在人生中做到改變世界的事,而因光纖的發明,為人類世界帶來新境界,「高錕發明光纖的革命性影響,應在中國三大發明上再加此項」,金耀基以此總結高錕劃時代的成就。可惜被腦退化症折磨,他慨歎高錕去世後終可做回患病前的自己。「當挪威公布高錕獲諾貝爾獎時,我致電給他祝賀,但他已不知道自己獲獎是什麼事情。親人、朋友心裏是很難過的。」
金耀基與高錕在上世紀七十年代加入中大參與發展這所草創的新大學,在高錕出任校長期間(一九八七至一九九六年)他擔任了七年副校長,關係非比尋常。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面對大學學制四改三風波,金耀基形容為中大創校以來最大的困難,幾乎是不可能的任務。高錕構思以彈性學分制的方法,讓學生自由選擇三年內或更長時間完成一百二十六個學分,對中大發展有深遠影響。這些決議當時引起師生的對抗及抨擊,連同之後因邀請他出任港事顧問而起的委屈,學生對他做出各種過火的行為,但寬容的高錕並沒有介懷,金耀基說:「他是一個非常有愛心的人,對任何行為都寬容。」
金耀基在二○○九年《明報月刊》〈高錕的笑容〉一文這樣形容他:「有同事跟我說,他從未見過高校長生氣,問我高校長是否從不會生氣?說真的,在香港做大學校長,能不對有的事、有的人、有的現象不生氣嗎?Charles的容忍量是超級的,但他是會生氣的!」
「我會懷念他!」金耀基說。

徐立之:洞察天機、大膽假設和小心求證
一九九四年二月下旬,加拿大多倫多大學分子及醫學遺傳學教授徐立之應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的邀請,作為一九九三至九四年度的黃林秀蓮訪問學人,當年他曾接受筆者採訪,談分子生物學的重要性。徐立之是中大傑出校友,重返母校擔任訪問學人,與時任校長的高錕教授有不少接觸的機會。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