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輯:亂雲飛渡後 二○二○年氣象如何?(馬 玲)

逢九多事,如今坐實。
僅從中國這一百年來看:一九一九年、一九四九年、一九八九年、二○一九年,均有大事發生,而且這些事或多或少會對中國歷史進程發生影響。
不僅是中國,二○一九年對整個世界而言,亦可謂多事之年。從香港騷亂到智利騷亂、西班牙騷亂、伊朗騷亂……再到法國鬧了一年的黃背心運動以及近期的大罷工,另外美國對特朗普的彈劾起伏、英國對是否脫歐的爭執不下、朝鮮宣稱進行了「非常重大試驗」將「改變戰略地位」等等,由此可以判斷,二○一九年的世界進入到動盪期。
如此多騷亂的現象,已是數十年少見。這種現象到底預示着什麼,會對人類社會帶來多大影響,將世界格局的再構產生怎樣的輻射作用,目前走向尚不清晰,需要拭目以待。
香港的二○一九,為什麼會這樣麻煩?有許多人從不同角度去分析原因,涉及經濟、政治、教育、去殖民化、美英介入,以及政府操作失誤等等,不一而足。
麻煩的是,香港的年輕人陷入很深,中產階級和精英階層捲入其中不肯拔出。年輕人和精英層代表着香港的未來和當下的中堅,這些人的「民心」,決定一個城市的秉性。
然而在處理這些錯綜複雜的矛盾中,有一個環節是逃脫不掉責任的,這就是治理香港的官員和公務員。人們似乎只看到香港警察在前面「淒風苦雨」打頭陣落得一身罵名,而各個位置上的官員,在該作為的時候卻沒見到什麼給力的作為。
香港政府多個部門這種放任不管的做派,某種程度上也助長了暴力行為的加劇。因為政府其他部門在其管理範圍內的不作為,一切責任和擔當就都壓到了警隊的頭上,使得警隊成了被攻擊的「出頭鳥」。

最困難的一年 最好的一年
內地去年下半年開始流行一句話:二○一九年是中國最困難一年,同時也是未來十年最好的一年。從這句話裏就能看出,人們對二○二○年報悲觀態度。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