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輯:劉以鬯書信與評論集──香港文壇前輩的筆耕歲月 (鄭政恆)

劉以鬯先生在六月八日離世,哀悼之辭不勝枚舉,相關討論紛至沓來,在此我試一試另闢蹊徑,談談劉以鬯的書信。
過去多年,香港文學界甚少出版書信結集,最近兩三年,卻有馬輝洪編輯的《舒巷城書信集》(其中有舒巷城致劉以鬯的信四封)和高林編的《羅孚友朋書札輯》,而陳智德編輯的《香港文學大系一九一九至一九四九:文學史料卷》,也有書信與日記一輯,可見香港作家的書信集錄,正是方興未艾。

劉以鬯和夏志清的交往
劉以鬯除了是編輯和小說作家,也是一位出色的文學評論人。《端木蕻良論》(一九七七年)是劉以鬯的第一部評論集,也是他唯一一部現代作家專論。而這本小書的其中一個焦點,其實是在不太高調的附錄部分,「關於端木蕻良的通信」收錄了劉以鬯與夏志清的通信,本文並不在意於端木蕻良的評論,而是劉以鬯和夏志清的交往。
附錄由夏志清的書信開始,據夏志清所說,二人早在一九七○年由程靖宇介紹認識,而因為劉以鬯「補『補遺』」一文,令夏志清對劉以鬯「抗戰時期這段文學知識之廣博,深為佩服。」而信末又說「近讀『東北區天安門郵票』大文,兄所知之廣,實驚人。」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