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輯:媒介契機下的變數──網絡文學的前世今生(夏 烈)

在此之前,似乎沒有一種文學如此突顯它的媒介意義,以至於要用「網絡」來定義「文學」。
雖然,「網絡文學」一詞不過是約定俗成的結果,但回頭想它確有其簡潔之準確,換句話說,它實際上已經指出我們最近二十餘年正生活在一個千年一遇的媒介交界區──紙質(印刷)媒介的創作和傳播依然有效,但網絡(數位)媒介已長驅直入;熟悉紙質媒介的代際人口依然保有自己的習慣,但大多數人不得不跨越兩種媒介而成為互聯網「移民」,何況是年輕的「網生代」─只有這種時候,我們才會回望歷史,思考媒介對於創作、文藝、人類精神的書寫與傳播所起的舉足輕重作用。所以,我認同網絡文學的一大起因就是媒介裂變所產生的機遇,它是中國互聯網民用與商用的一個結果,大一點講,也是中國改革開放和全球化的應命締結。

網絡文學是新媒介的新文學?
從一般說的中國網絡文學元年一九九八年算起,以《第一次的親密接觸》和榕樹下網站的註冊為起點,二十餘年至今,看得到的、蔚然成型的網絡文學主流基本就是玄幻、言情、歷史、都市、軍事、懸疑、官場、職場、耽美、科幻等類型小說。這些大類附之以每個階段出現的一系列子類型(一般叫作「某某文」),比如宮鬥文、宅鬥文、盜墓文、修真文、穿越文、重生文、甜寵文、小白文、腦洞文,或者一些標誌性作品帶動的題材、元素特徵及其模仿潮(一般叫作「某某流」),比如無限流、系統流、末世流、機甲流、國術流……。總的講,構成了二十一世紀初葉中國大眾文學、通俗文學的巨幅奇觀。豐富駁雜、不斷融合的小說類型,文化借鑑上中外古今「混生型」的來源,天馬行空的想像力、創造力、生產力,及其被資本約束着的生產機制和營利模式。如果將之拉長到百餘年的文學史現場裏,這二十年的網絡文學可謂形成了與晚清小說、民國通俗小說、二十世紀五十至七十年代港台通俗文學相互呼應的文脈傳統和新近高峰。在這個意義上,你說網絡文學是新媒介的「新文學」嗎?也不盡然。它的根脈還是扎在中國古老的故事傳統之中,既有向全球流行文化─奇幻小說、荷李活電影、日本動漫等廣搜博紹的消化接受史,但又是特別地道、喜聞樂見的中華「說部」的當代延續和轉化。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