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輯:巨人之下的命運共同體──港、台互望七十年(蔡俊威)

最近台灣人經常把「今日香港,明日台灣」掛在口邊,但筆者認為林飛帆早年所言「今日香港,今日台灣」更準確捕捉港台兩地在大格局中的關係。港、台不是時光機的前後對照,而是同處地緣政治格局下的「命運共同體」。從二○一二年的反國教與反媒體壟斷,到二○一四年的太陽花與雨傘運動,到當下中美新冷戰博奕夾縫中的港台,兩地發展之路可能不盡相同,但卻體驗着相似的中國式政治壓迫和經濟洪流衝擊。
兩岸分治七十年,從舊冷戰走到新冷戰。回溯種種,港台就是地緣政治格局下、巨人博奕中的「命運共同體」。

地緣政治上的命運連結
港、台命運的連結,緣於冷戰時世界兩大陣營的地緣政治戰略,將兩地劃為鬥爭的關節點。
上世紀五十年代初,美國時任國務卿、共和黨反共鷹派John F. Dulles提出了「島鏈戰略」,以推動其時美國對共產陣營的圍堵政策:以地理為座標的三條島鏈,在軍事、政治、文化上圍堵蘇共和中共,壓制共產主義向外擴張。
第一島鏈的圍堵,北起日本群島、琉球群島、釣魚台列嶼,中接台灣島,南至菲律賓、印尼群島。台灣因此肩負起麥克阿瑟部署中「不沉的航空母艦」的重任,是西方對大陸第一重戰略圍堵的中堅。而在地理和政治上,香港則是陸地中國連接海洋世界的關節點。美國解密檔案顯示,美方於一九五一年曾評估香港是共產陣營向世界擴張的「中程目標」。恰恰在這樣的地緣政治格局下,英屬殖民地身份的香港成為了西方圍堵網、第一島鏈內的「灰色地帶」。
這個灰色地帶的功能複雜矛盾:既是英國維持對華通商利益的踏腳石,也是西方抗共戰場。當時美國國家安全會議明確定位香港為共產和自由世界之間西方可直接利用的中立接口(neutral bridge),意即香港既是封閉的,以幫忙圍堵壓制共產世界;也是開放的,以促進掌握、籠絡改變後者。是以為何當時香港成為了國共「攻、守」戰場。
簡言之,在巨人的地緣政治角力中,港台皆處於夾縫的位置。不同點在於,香港因其「鹹淡水交界」的特性,令這城市成為更首當其衝的戰場。中國若要應對第一島鏈的台灣,或更外圍的美國和西方時,通常先在香港有所動作。以「反送中」為例,中國極左路線推手之一的強世功也不諱言,這次修例是「中國學習和構建跨法域現代法律治理的試金石」,是以司法管轄權的浸透來達至對周邊區域主權的全面控制。同理,外圍勢力若有對中的策略改變,也會視香港為最前沿的戰場,台灣則擔當後衛角色(是西方後撤的第一基地)。在如此國際博奕中,夾縫裏的港台相同之處在於,皆是被物化了的鬥爭棋子。兩地的興衰無可避免受大風浪左右,但兩地的人民也逐漸學會在當籌碼之時,亦從自己主體出發,更進取地建構心中的理想國度。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