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輯:布魯塞爾在中美俄之間的博弈──談歐盟人權法進入立法程序(尹子軒)

作為新任歐盟外交及安全政策高級代表上任後的第一件大事,前西班牙外長博雷利(Josep Borrell)就在和歐盟成員國外長們舉行第一次會議後推出了「歐盟版」的《全球馬格尼茨基人權問責法》(Global Magnitsky Act,下稱「馬格尼茨基法案」),效力將覆蓋全球,一旦通過了歐盟架構成為歐盟法規一部分,歐盟將會有能力在歐洲對付任何有踐踏人權往績的人士。這給予了全球廣大的自由主義者以及人權支持者頗大的鼓舞。
草案被提出的時間點亦極為有趣,僅僅在美國總統特朗普簽署《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並將之納入美國法律不久之後,引來美歐聯手制裁中國之遐想,不難理解。這個尚未被命名的法案實際上雖然並非歐盟要跟隨美國國會的決定,而不過是博雷利希望以這個上屆執委會和西歐成員國外交針對俄國訂立的「遺腹子」草案打響自己上任的第一炮,卻可以說是歪打正着:這個二○一八年提出時乃是針對俄羅斯的法案,恰好落在歐盟和莫斯科方面關係稍微解凍、歐洲將注意力轉移到中國身上、和以強硬聞名的博雷利上任歐盟外交代表的當下。
正如過去半年在歐盟的官方通訊、剛過去的北約峰會所見,以及法國總統馬克龍針對北約的發言,歐盟的主要國防問題主要有三:第一,敍利亞局勢的穩定以及引申出的難民問題;第二,是通訊技術尤其是5G技術上的安全問題以及引申出的網絡安全問題;第三,應對中國崛起對於歐洲利益的影響。在美歐關係惡化,而且俄羅斯作為敍利亞地區秩序的維護者而非搞局者的價值開始被更為重視的情況下,相比起經濟貧弱的俄羅斯,已經坐擁全球第二大軍費,經濟體積與美國和歐盟三足鼎立,而且已經有了積極往外擴張野心的中國,對於無法再盡信美國軍事維護國際秩序的歐盟來說,無論是經濟上還是軍事上都是一個更具迫切性的對手。只是,歐盟一貫的老問題仍在:二十七個成員國(不算即將脫歐的英國)能統一陣線嗎?

外交現實主義下歐盟的做法
在美歐關係持續惡化的背景下,博雷利的這個草案應是西歐各國和俄國博弈的結果,是歐盟在中美衝突之間所選的第三條路的試探──一方面並非盲目跟隨白宮,一方面和俄國建立戰略性的夥伴關係以免莫斯科倒向北京。歐盟的這個草案早在二○一八年十一月由荷蘭外長Stef Blok提出,法案雖然原本是針對俄國支持打壓和虐殺異見分子的高級官員,但博雷利將之通過除了是一向以強硬著稱的他代表歐盟執委會提出立法表態支持人權和自由等歐盟核心價值之外,亦是看準了歐盟和俄羅斯關係解凍的契機,一方面試探克里姆林宮重新和歐盟建立關係的誠意,以及為歐盟在中美衝突中定位的第一步棋。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