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輯:我們都不是局外人──面對一場戰「疫」,面對荒唐現實(厘 米Limy)

寫下以下文字,我足足思考了好幾天,竟不知從何下筆。曾經見過無數大事件的爆發,而這一次,我發現自己面臨的是如此複雜龐大的信息,一時間很難梳理好心緒。
一個新型冠狀肺炎病毒,改變了全民的生活,十四億人共同度過了史上最漫長而又揪心的春節。沒有走親訪友,沒有煙花炮竹,街道上的人寥寥數幾。二○○三年的SARS,我還在上學,自己所在城市無一病例。而這一次,看到疫情地圖,沒有一個省是倖免於難,走在路上,對面迎面走來一個人就趕緊拐彎,保持距離一兩米。靜默的城市中,暗藏着未知、空前的恐懼。最好的情誼,成了你我不再相見。
我生活所在的城市百餘人感染,但情況可控,物資充足,我每天借助網絡去了解千里之外的武漢。面對疫情,媒體反應迅速,一旦微博或微信有人關注的信息,立即有採訪印證,幾乎所有傳言,很快會在新媒體平台上有迴響。我們可以在同一天,看到無數的悲傷、憂慮、振奮、荒誕、憤怒的故事,在不同文學作品中出現過的橋段,在同一部現實劇中爆發式上演,將人性撕扯開,袒露在公眾前,任人評判。
通過一場疫情,我們見到多少悲劇、善惡、無知、偉大,讓我們滿腔熱淚的,還是有無數高尚的人,負重前行,為還大家一個光明而不斷努力。

全民憤怒 讓語言成為武器
人類歷史上,人為釀造的悲劇一直不斷上演,而歷史又是一位極其負責任的老師。如果你沒學會,他會再教你一次。
每每看到蔓延的疫情和那些離開人世的感染者,全國人民破口大罵,罵的對象必定有幾個人:傳出病毒的源頭、吃野味接觸蝙蝠的人(目前沒有定論)、那些破壞大自然的人(當然也包括我們自己),他們還罵發現最初出現端倪、視而不見的湖北官員,罵那些把最早透露疫情的李文亮當成造謠的官員。湖北官員一露面就被罵,他們不斷自責道歉,換來的只是不斷讓他們下台的聲音。接着,有湖北黃岡市衛健委主任接受臨時審查,一問三不知,下午就免職;錯過黃金防控期,湖北省衛健委書記、主任被免職。類似的輿論監督不止一起,還有大理政府扣押下寄往重慶的口罩,大理官員被問責。網友們集體的呼聲影響了無數事件,比如李文亮去世後,全國網友上下一片哀痛之聲。第二天,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發布消息:經中央批准,國家監察委員會決定派出調查組赴湖北省武漢市,就群眾反映的涉及李文亮醫生的有關問題作全面調查。
每一天,網友都在反映情況,全國各地都有大大小小的官員被處罰,從村支書到省長,緊張忙碌,不敢休息,相信有的是擔心自己管轄的村民的健康安危,有的只是擔心一不小心失足就丟了烏紗帽。
網絡上的語言成了武器,有時候捍衛權力,有時候甚至傷人傷己。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