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輯:抗疫時期「深居」隨筆(黃維樑)

連日來陽光充沛得如朝氣勃勃的青壯漢子,樓外花園和街景的明麗顏值「爆燈」;我和家人,卻甘心避開戶外華南的和暖好天氣,自行隔離於屋內,因為新型冠狀病毒正肆虐。為健康,為回應「少出門,不出門」的呼籲,我們深居簡出。
韓愈〈送浮屠文暢師序〉:「夫獸深居而簡出,懼物之為己害也。」諷刺的是,而今深居簡出的不是獸而是人,因為由獸傳染給人的病毒,害人至廣至深。踏入庚子年元月,幾乎時時刻刻都關注疫情,從深圳、香港等各地的各種媒體,得知確診病例、疑似病例、死亡病例、治癒病例各有多少,當天增加多少,武漢有多少,湖北有多少,北上廣深有多少,港台澳有多少,其他地方其他國家有多少。我這個「香港深圳人」,當然特別關心香港和深圳。內人是主婦,兒子讀中學,我退休後在香港的學院兼課;現在所有學校停課,全家天天在家,在深圳的家裏。深居簡出,我們的「深居」也是「深圳居」。
深港各地的超市貨架上雖然「吉」過,到底「後來居上」,眼前食物的供應豐足。粵語「空」「凶」同音,粵人「避凶趨吉」,於是把「空」說成「吉」,把「空了」說成「吉咗(吉了)」。對,全國各地,人們仍然享受豐衣足食的安吉。我國有「五穀豐登」之喜,古希臘則有「豐饒羊角」之頌,現在中華多個地方不那麼豐足的是口罩。有好多天,香港街頭多處出現「龍的傳人」──排隊輪購口罩的長龍。有老人(香港稱為「長者」)通宵排隊五六個小時,就為了買這樣一盒的「防毒面具」。謠言無腿而飛傳,大米和衛生紙也曾成為搶購的物件。唉,口罩,口罩!在香港,數月前,一小撮極端分子戴着黑口罩肆虐,政府奮力除其面具;而今全港老百姓搶購白口罩防疫,政府勉力希能供應。

中國速度必能勇奪金牌
一小撮人為了貪圖口福,一大群人因此染上病毒。獵殺販賣進食野生動物,就那小撮人,就那小角落,而結果是舉國上下傾力抗戰。千萬計的醫護專家、萬噸計的醫療物資集聚,火神山和雷神山兩個醫院,以十多年前北京興建小湯山醫院的速度甚至更高的速度,各在十天內先後建成。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