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輯:抗衡現實的卜.戴倫

有人說,卜.戴倫不需要一個諾貝爾文學獎,但文學家卻失去了一個諾貝爾文學獎機會。但轉一個角度,如果視卜.戴倫獲獎為流行文化進入文學殿堂的第一步,讓人們重新審視自己國家的流行文化,將其精練的作品提升到文學欣賞的層次,那諾貝爾評委可能給文學界做了一件翻天覆地的舉動。
但在那之前,還是看看卜.戴倫這個人。搖滾歌手經常被賦予一些意義。如果是卜.戴倫,就是一把木結他,一支口琴,一名抗議歌手,一個叛逆者,唱民權反戰運動的歌曲,偏離了,就不是他。但卜.戴倫告訴你,搖滾就是「一個樂於嘗試新事物的搜索者」(鄭政恆文)。從民謠到搖滾的轉折,他把「垮掉的一代帶入搖滾樂」(張鐵志文),他不顧版權的「民謠資產的再利用手法」(鍾永豐文),都實實在在告訴你,只有自己才有資格給自己的搖滾賦予意義。由這個角度而言,或許能理解為何有傳卜.戴倫拒絕領取諾貝爾文學獎。
本期特輯三篇文章,分別以三組人物對照卜.戴倫。從時代層面,我們看垮掉的一代尤其是金斯堡對卜.戴倫的影響;從文學的層面,我們比較卜.戴倫與剛逝世的意大利作家達里奧.福;從歷史層面,原來卜.戴倫的路,杜甫已經走了一遍。
——編者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