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輯:李文亮醫生去世後的思考(馬 玲)

在疫情初期為人類吹哨的武漢醫生李文亮,被疫情折磨多天後,生命被病毒奪去了!當晚,中國人在網絡和微信朋友圈裏,為他舉行了史無前例的「國葬」。無數的圖片、視頻和文章緬懷他、悼念他。這種發自民間如此濃烈的哀痛,也是前所未見。有道是:為眾人抱薪者,不可使其凍斃於風雪。但為大眾吹哨報警的他,卻孤獨悲涼地走了,永遠別離!然而,因隱瞞使疫情蔓延和說他造謠訓誡他的人都還活着,而且至今未道歉。
他剛走時,不僅中國百姓傷心,地球也陷入悲哀。世界衛生組織為他發悼詞,CNN用Breaking News加以報道。他走了,肯定走不好,又怎能走好!從武漢發端的疫情大面積蔓延,不單是佔領了整個中國,而且奔向了世界。如果那時重視了一線醫生的敏感觀察,如果那時允許醫生自由發表他們的見解,如果那時沒用國家機器去封他們的口……我們今天會落入這樣的困境嗎?時至今日,因為隱瞞實情,有多少人為此喪生,有多少家庭被撕裂,有多少痛苦的傷疤永遠無法彌合……誰來承擔這些責任和後果!

一個健康社會不該只有一種聲音
二○二○年二月六日一早開始,北京就下雪,而且越下越大,一直下到中下午。當天上午,筆者在朋友圈裏發了一組雪景照片,配的文字是:「帝都的雪,下個不停,淒白蒼茫,肅穆沉默,好似祭奠那些在疫情中遠去再無歸的人們……悼念!」​原來,是他要走了,老天提前在這個國家的首都為他飄灑漫天肅穆。
年少時,我們在語文課上都讀過魯迅;成年後,我們這一天卻突然讀懂了魯迅。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