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輯:民間力量助時代抗疫(阮穎嫻)

短短數月間,香港經歷兩場災難。第一場災難是二○一九年六月起的「反修例」風波所引起的示威和混亂,第二場災難是今年一月底開始的「新冠肺炎」瘟疫。兩場災難的共通點是社會秩序受破壞,商業活動萎縮,市民日常生活如上班、購物等都受到影響。

反送中與黃色經濟圈
先看數據。其實,香港的經濟增長自二○一九年開始,已受到中美貿易戰影響,首兩季按年增長不到百分之一。反送中風波爆發以後,香港第三、四季增長為負百分之三左右,正式步入技術性衰退。疫情來襲,財政司司長陳茂波預測今年經濟實質增長只有介乎負百分之一點五至正百分之零點五。以不同行業劃分,旅遊、零售、餐飲業的影響最大。
反修例示威持續數月後,黃色經濟圈逐漸出現,歸根究底是因為政府無法處理自己製造出來的社會危機。修例風波中,政府漠視百萬人上街遊行反對,硬闖立法會,及後示威持續,政府束手無策,只能靠警隊勉強維持社會秩序。以林鄭月娥為首的特區政府民望插水。根據香港民意研究所的民調結果,林鄭月娥的得分由二○一九年初的五十點九分,大跌至年尾只有十九點六分。同時,十一月區議會選舉變天,反對派大勝,十八區區議會奪得十七區控制權,這顯示市民普遍對政府施政不滿,並同情示威者。
黃色經濟圈就在這背景下誕生。政府未有及時解決危機,反使暴力升級。雖然街頭抗爭人數大幅減少,但大量市民同情示威者,他們需要參與一些合法、「和理非」的活動,黃色經濟圈門檻低,正好讓廣大市民參與以示支持。商店食肆東主不乏同情示威者的人,也有商戶為了生存,用上營商策略,迎合普羅大眾的口味,黃色經濟圈因此成形。

反送中知識網絡有助抗疫
雖然暫時沒有客觀數據支持,反送中運動某程度上有助民間抗疫。首先,政府民望跌至低點,大部分市民不信任政府,反而令大家有所防避。一月香港媒體開始報道疫情,主調是政府否認人傳人,疫情「可防可控」,然後一眾親政府的傳媒人更指責香港人過於恐慌、反對派造謠生事。一月二十三日武漢封城,特區政府才後知後覺地開始搜購口罩,然後更失敗而回,求救於疫情急轉直下的北京,給大陸輿論罵個狗血淋頭。部分相信政府的市民仍前往大陸,徒增感染風險。沒去大陸的,傾向等待政府分發防疫用品,輸在抗疫起跑線上。但支持反送中運動及參與黃色經濟圈的市民,對官方維穩言論持懷疑態度,照理能及早購買口罩,儲備糧食和日用品,提防疫情。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