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輯:淺探珠三角西部新天地──兼看香港如何擺脫困境(曹景行)

八月三日星期六,早上九點過後我從港島東出發,前往江門五邑參加拍攝廣東衛視的《絲路匯客廳》系列節目。一路交通出奇地暢通,過了中環前面幾乎一輛車子都看不到,兩邊街上也沒有幾個人影。當我們的車掠過上環信德中心那兩棟熟悉的高樓時,我腦子中突然出現了電影《魂離情外天》(Vanilla Sky)開頭,阿湯哥(湯告魯斯)「open your eyes」看到的情景—繁華的紐約時代廣場竟然空無一人,他絕望地狂奔、嘶叫,卻無法排減內心對世界末日的恐懼。
帶着這樣的恐懼,我們穿過西隧和大欖隧道,仍然一路暢通,很快就見到元朗,從深圳灣口岸的西部通道過關。到了蛇口那邊,才重新感覺到有了人氣。途經中山市京珠高速公路邊上的「民眾」服務區,更是人山人海熱鬧非常,旅遊大巴停滿車位,多是周末去澳門和珠海的遊客。這個服務區今年五月剛完成改建,停車位增加三倍到二百八十個,廁所位子也增加到了二百多個,還新建了兩棟雙層服務樓,總體規模之大和人流之多,超過我在長三角一帶見過的公路服務區。
到新會梁啟超故居剛過正午,拍攝兩個小時順利完工,接着又驅車百多公里前往開平去拍碉樓。雨後日暮,已經成為世界文化遺產的碉樓群更加濃墨重彩,顯示出僑鄉歷史的不尋常。本來打算一天的工作半天就完成,除了攝製組的專業高效、合作默契,我還體會到今天珠三角的交通網絡之便利堪稱世界之最。

珠三角高速交通網絡發展
三十年前的四月我移居香港,那天下午四點從廣州機場出來,搭客運麵包車前往深圳羅湖,一路堵車加顛簸總共用了八九個小時,過了午夜才到關口廣場。附近幾家酒店都已熄燈拒客,只能享受着溫暖的南國夜風在關閘前坐等天明。那時除了深圳已經開始建設,整個珠三角出了廣州幾乎全是鄉下;再早十幾年有一晚大風暴雨中我從廣州趕去澳門,記得一路上要五次坐渡輪過江,到拱北已快天亮。
很難讓今天的年輕人感受到三四十年前的艱辛,我自己卻不止一次為珠三角高速交通網絡發展之快而吃驚,這次又是。拜香港「空城」之賜,也因為南沙大橋(虎門二橋)今年四月開通,讓那一區域的高速公路更加四通八達,從港島東到新會才用了三個多小時,比預期時間快了好多,趕上與攝製組一起吃午飯。
未來幾年,在粵港澳大灣區的規劃中,連接香港與珠三角西部的公路交通還會有多項大工程與港珠澳大橋配套,其中黃茅海跨海通道有縮小版港珠澳大橋之稱。也就在香港街頭鬧得歡的八月初,黃茅海通道的工程勘察設計合同簽約,預計明年就要開工。總投資約近一百四十億人民幣、總長度三十公里雙向六車道的高速公路,將把珠海同江門的台山直接連了起來。到那時,香港的台山人如要回鄉,雙牌車經過港珠澳大橋再連上黃茅海通道,兩三個小時或可到達。
鐵路開建通車之快更超出我的預料。江門將成為粵西鐵路樞紐,已完成的和在建的高鐵、快速城際鐵路網北連廣州、東連深圳、香港和澳門、珠海,西連湛江、茂名以至廣西玉林、南寧。可以期待,多年來一直比較滯後的珠三角西部,將同已經高度發達的東部融為一體,成為大灣區發展的新天地和新動力。江門及屬下新會、台山、開平、恩平和鶴山等共稱五邑的那一大片蓄勢待發之地,放眼皆綠、郁郁蔥蔥,在我們的航拍中十分壯觀。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