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輯:漢學家最後的時光(陳文芬)

十月十七日下午悅然在我們平常吃飯的座椅上,像一個老和尚圓寂一般升天了。
我的情緒還處於頓失依靠的深淵。深夜裏我感覺我聽到悅然的呼吸,白天我穿他的毛衣呼吸他餘留的體味,讓我有安全感。
潘耀明極力的約稿,我決定用客觀陳述的方法,描述悅然的最後生活。

「悅然真的救了瑞典學院」
我的摯愛,瑞典漢學家馬悅然已於十月十七日下午三點半在家中平靜過世。
我在第二天,十八日上午九點多電話通知瑞典學院前任常務秘書(現任諾貝爾文學獎提名小組主席)Anders Olsson,當時他正要跟新任常務秘書Mats Malm會合,準備一個記者會。
去年瑞典學院陷入醜聞危機,Olsson從一個默默無聞的學者,憑着極其耐煩的恆心毅力,奔走各方,化解瑞典學院三百年來僅見的重大危機,重新開啟諾貝爾文學獎的頒發,躍升為社會聲望很高的文化人物。電話那頭他說:「文芬,你知道的,悅然真的救了瑞典學院。」
是的,我知道悅然有俠客精神,遇到這樣的事情他怎麼可能軟弱、退讓?
是他,就是他挺身而出以生命捍衛他喜愛的學院,維繫一個古典知識的傳統價值。
是他,也因此付出生命的代價。無論他在骨折的傷病當中有多麼疼痛,他都堅持去開會,二○一八年四月院士出走,女常務秘書莎拉.丹尼爾下台,危機當中,時任春天會期的院長Olsson接下常務秘書,副院長馬悅然接下會期院長,當時的形勢在混亂當中,悅然強悍的站在支持自古斯塔夫三世國王創院以來的精神,由院士獨立自主決定院內的學術事務,穩住了學院可能解散的危機。

他是印第安那.瓊斯
下午,瑞典學院官網發布,學院最年長的院士辭世。
隨後,王宮發言人發布,國王王后對他們的私人好友馬院士的辭世傷感。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