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輯:獲獎無間,爭議不斷──諾貝爾文學獎得主漢德克(鄭政恆)

今年諾貝爾文學獎的得主是彼得.漢德克(Peter Handke),我的奧地利朋友德蕾莎立刻在面書冒出一句:großartig!(Great!),這是一些文學愛好者當刻內心的反應吧。然而,不是所有人都為漢德克獲獎而高興。
漢德克是多才多藝的作家,他創作小說、散文、戲劇、詩歌,也是電影編劇與導演,而漢德克的獲獎評語為:「他影響深遠的作品,以精巧的語言探索人類經驗的邊緣性與特異性。」
近年,每逢漢德克得獎,都引起爭議,只因他支持「巴爾幹屠夫」米洛舍維奇(Slobodan Milosevic),並為他辯護。漢德克早在一九九六年出版的遊記《河流之旅:塞爾維亞的正義》(A Journey to the Rivers: Justice for Serbia)中,將塞爾維亞描述為南斯拉夫內戰的受害一方,又批評西方媒體,歪曲了內戰的前因後果。二○○六年,米洛舍維奇在荷蘭海牙戰爭罪行法庭拘留倉中去世,事出突然,漢德克為他的喪禮撰寫並宣讀悼詞。漢德克在二○一四年獲得戲劇界的國際易卜生獎,就曾經引起一輪爭議。
現在還有另一個爭議,事緣漢德克曾在二○一四年批評諾貝爾文學獎,說獎項是要廢除的,因為諾獎給作家虛假的封號、一時三刻的關注和報紙的六版報道。可是今年,漢德克得到他鄙視的諾貝爾文學獎,他感到意外,也讚許瑞典學院的勇敢。

《冒犯觀眾》突破傳統戲劇
暫且擱下爭議,還看漢德克的文學作品,他最受人注視的作品,寫於上世紀六十至八十年代之間。
漢德克一九四二生於奧地利格里芬,母親未婚懷孕,屬斯洛文尼亞人,生父已婚,原為銀行職員,戰時是德國軍官,而繼父是德國下士。漢德克一家在柏林潘科區度過童年。由於其母在一九七一年自殺身亡,漢德克在一九七二年的半自傳中篇作品《夢外之悲》(A Sorrow Beyond Dreams: A Life Story)中,對於自己的家世和早年經歷,有深情回顧。漢德克說母親和他一起看書,看杜斯妥也夫斯基(Fyodor Dostoevsky)、高爾基(Maxim Gorky)、法拉達(Hans Fallada)、漢姆生(Knut Hamsun)、伍爾夫(Thomas Wolfe)、福克納(William Faulkner)的作品,「她把每本書當作是描寫自己的一生在讀,同時她的精神也重新活躍起來;第一次一邊看書一邊終於講出自己的事;學着談論自己;每多看一本書她就想起愈多。這樣我漸漸知道一些她的事情。」(見陳素幸中譯本,時報出版)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