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輯:疫情下的荒謬世界(郭 威)

二○二○年,來了新型冠狀病毒,香港幾乎每天都有零星確診案例。與沙士時期相比雖然不算多,但社會氣氛濃罩在「永遠的未來十四天是疫情高峰」的陰霾下,市民害怕遲早一天的社區爆發,人人自危,外出消費減少,反送中運動做不到的「攬炒」,疫情來到不夠兩個月,就見到大公司裁員,店舖關門的情況。望着每天都在上升的確診數字,市民不禁問,肺炎何時遠去?
病毒還未社區大爆發,但市民天天都爆發。新型冠狀病毒未肆虐香港人,香港人自己迫瘋了自己。以下是這兩個月來的幾點觀察,如果要用一個詞語去總結,那就是「荒謬」。
為什麼政府要做口罩供應商?
荒謬的城市發生着荒謬的事。二月十一日,一輛停泊在上水新成路路邊停車位的私家車遭匪徒擊毁車窗,並偷走車上八盒共一百六十個N95口罩。當口罩比錢還重要,不用診斷就知道,這個城市生病了。
香港的口罩荒大概在一月二十五日即大年初一開始。這一天,旺角有藥房將N95口罩標價一千四百元一盒。翌日,網民發現各大網店的口罩都售罄,隔着手機屏幕都知道他們方寸大亂。而讓人真正感到全港市民都陷入緊張情緒,則要數一月二十九日,「About Thai阿布泰國生活百貨」售賣口罩,雖然指明為醫護及前線人員(衛生署、入境署、海關等)優先,但仍然令全港分店大排長龍,部分分店有近千人排隊,其中鑽石山荷里活廣場分店,在口罩派光之後,惹來幾位來不及購買的長者鼓躁不滿,指罵店主。新聞片段加深了香港一罩難求的印象,是以在一月三十日,當連鎖藥房屈臣氏預告翌日每間分店約會有二十盒口罩供應,更惹來市民凌晨排隊。此後,每天都有不同店舖有口罩發售,消息甫在網上出現,店舖門外就大排長龍,除了屈臣氏,化妝店莎莎、網購店HKTVmall不時會有少量口罩發售,最後就連黃之鋒都在美國訂到一百二十萬個。
當民間紛紛成功為香港人採購口罩,政府卻在二月五日承認採購口罩失敗,其採購方法更為人詬病:以招標的方式採購,價低者得—全世界的口罩都供不應求,商人不斷抬價都有市民接貨,政府的「價低者得」,只能成為全城笑柄。(後來政府「撥亂反正」,林鄭月娥二月八日在記者會中表示,共向二十國家地區逾四百個供應商洽購,已落訂單涉及逾四千八百萬個口罩,「毋須招標,也不是價低者得」)。然而,雖然懲教署亦是生產口罩的地方,但政府真的應該成為口罩供應商嗎?「價低者得」的笑話雖然反映了政府處事官僚式和欠靈活,但歸根究底問題出在角色錯配,不應做事的人出來做事。政府要做的,是提供誘因,讓商人竭盡全力為香港人撲口罩。當我向朋友闡述這觀點時,朋友笑說:「香港政府的無能,就是商人的誘因了。」
與其說無能,不如說政府背後的考量跟小市民南轅北轍。比如封關,政府至今都找不出有說服力的說法,證明不封關比封關在防疫上更可靠。

封關與醫護罷工
說到封關,電視藝員說二○○三年沙士香港是源頭,也難怪他,因為當年香港是爆發的地方,源頭是廣東,爆發在香港—所以那時沒有封關問題。這次不一樣,香港市民因為沙士一役十分害怕,所以封關的聲音是社會的主流。可是政府並不完全同意,只願意分階段關閉某些關口,彷彿不知道封了這邊,內地人懂得走另一邊。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