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輯:病毒全球化──這次是否「沙士2.0」?(黃天祐)

十七年前,香港被沙士疫情重創,相信很多成年人猶有餘悸。我們今次經歷的會否是「沙士2.0」?我們試試從現在已掌握的資料去比較這兩種病毒,希望可溫故知新,使我們理智地作出防禦。

死亡率與傳染性
首先是死亡率,沙士的死亡率為百分之九點六,中東呼吸綜合症為百分之三十四,而新型冠狀病毒現今估計為大概百分之二左右,但這個數字是受幾個因素影響的:通常疫情初期,會先浮現比較嚴重的個案,其實每一種傳染病也一樣。嚴重的病患者通常是冰山一角,因為一些病徵比較輕微的患者可能沒有就醫或者被確診,如果計算死亡率時也包括所有這些患者,那麼患者總人數便會增大,而死亡率便會相繼減少,因此如果更大範圍地進行診斷測試,總死亡率會比現在還低。值得一提的例子是二○○九年的豬流感,疫情初期的死亡率為百分之七,而最後疫症受控結束時的死亡率為百分之零點零二!但目前計算新型冠狀病毒死亡率還有很多變數,因為很多患者仍是在醫院接受治療中,我們還不知道他們最終的康復進展。根據現時資料顯示,中國國內的死亡病例中,有大約八成為六十歲以上,而當中約四分之三人有慢性疾病。
第二,大家最關注的是其傳染性,可以從兩方面看,首先如果純粹是由一個患者傳給多少人的角度,新型冠狀病毒最新掌握的數據為一個患者可傳給約三人,但是由於患者數字會不斷更新,要根據更多有關流行病學資料精確計算,才會比現時用簡單數學模式推算更為準確。相比之下,沙士的數字為一人傳二點五至三人。另一方面要考慮的是患者在症狀出現前有沒有傳染性,疫情至今,流行病學學者觀察到有一部分新型冠狀病毒患者有輕微症狀的時候,已經可以傳染別人。雖然現在主流的意見都覺得這種傳播方法不是很有效,甚至不會是主要傳播的方法,因為大部分病毒感染的傳染性也會跟體內的病毒數量有直接關係,這亦會和身體症狀的輕重有關。例如當時患沙士的病人,他們最嚴重的症狀是發生於患病的第二個星期,這時段傳播性最高,可解釋到為何沙士感染他人是在病人入院後才發生的,而新型冠狀病毒的病毒量在患者早期已經很高,所以在染病初期已可開始傳染給他人。
二○二○年二月初《刺針》雜誌(The Lancet)發表了一篇文章,發布約一百四十名武漢患者的病情研究報告,大概有四成的感染發生在醫院內,其中包括有從這疫情受感染的醫護人員,這結果有點驚人,因為照顧病患的醫護人員,理應在有足夠防感染裝備保護下工作。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