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輯:紀念說真話的巴金

  巴金先生逝世十周年了。李輝先生指出,巴金依然與歷史同在。

  一九七八年底到一九八六年八月,巴金老人帶病寫作「隨時隨地的感想」,連載於上海《收穫》雜誌和香港《大公報》,後編輯成《隨想錄》一書。這部全長四十二萬字的散文,是老人對自己心靈的無情拷問,以及自我懺悔。老人最後的心願,就是要反省文化大革命,真實記錄文革帶來的身心摧殘,揭示文革的威力和影響並未隨着它的結束而消失,他反覆呼籲建立一個文革博物館,來為世人留下這一民族災難的見證。有人批評巴金反省不夠深刻,實際上是很輕率的。李輝特別點出,這是因為歷史敍述的脫節。八十年代,講真話是個了不起的概念,巴金既影響了八九十年代的文化老人,還為當時的年輕作家護航。趙麗宏先生則提煉文革素材創作,向巴金致敬,並且說明,民間已成立了一些文革博物館。周立民先生則精要指出上海武康路巴金故居的重要意義:就是這個家裏的物質文化遺存,從家具到圖書、文獻資料所組成的文化寶庫。它記錄了一個家庭,同時也是中國文學半個世紀以上的風雨滄桑,堪稱一座豐富的博物館。

——編者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