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輯:終究出現的三腳凳──《香港人權及民主法》的通過(郭耀斌)

一九八四年六月二十三日,香港行政局非官守議員鍾士元、鄧蓮如和利國偉,在北京人民大會堂與時任中共領導人鄧小平會面,三人反映香港人對他提出的「一國兩制五十年不變」沒有信心,鄧小平隨即以「沒有三腳凳,只有兩腳」為理由,把香港人排除在香港主權前途問題談判上,從此香港人失去了主宰命運的機會。一九八九年「六四」事件後,在李柱銘等人斡旋下,美國訂立《一九九二年美國─香港政策法》(United States-Hong Kong Policy Act of 1992),以美國在國際政治的絕對領導地位,承認香港的「一國兩制」,監督中國在一九九七年後是否按照《中英聯合聲明》,保障香港的人權自由五十年不變,其實即是要求北京延續英治香港末期的開明專制(benevolent authoritarianism)作風。過程中,香港人沒有主宰命運的權利,只能依靠北京自律和《美國─香港政策法》來維持香港特區政府的開明專制管治,因此有一說法形容香港實際上是中美共管—主權隸屬中國,合法性由美國承認。
二○一九年的反《逃犯條例》草案修訂示威發生五個多月後,美國訂立《二○一九年香港人權及民主法》(HKHRDA),相比《香港政策法》美國相對被動承認香港的「一國兩制」地位,《香港人權及民主法》在態度和立場上完全改變,主動介入中港事務,確保香港的地位和角色符合美國的印太戰略。在北京眼中,香港這個外交灰色地帶被華盛頓透過《香港人權及民主法》重新插旗示意,固然是「助長港獨」。在香港,四十年來吃慣左右逢源飯的本地華資和港人,失去了中美關係良好的國際大環境,《香港人權及民主法》 迫使香港今後無法再隔岸觀火「坐便車」,須重新尋找在中美以至在國際間的定位。當年中方極力避免的港中美(英)三腳凳局面,最終仍是出現。

捲入美國印太戰略的香港
在《美國─香港政策法》的基礎上,《香港人權及民主法》進一步詳細列明美國國務院必須發表年度《香港政策法報告》(Hong Kong Policy Act Report),美國當局對港府執行美國指定出口條件的情況,填補了《美國─香港政策法》對於如何維繫美港之間特殊關係的空白地方,也令美國總統有更靈活的方法調整香港政策,不至於只有取消、暫訂和繼續維持美國對香港特殊優待這三個選項。《香港人權及民主法》最終成為法律,中文大學和理工大學的震撼畫面固然是最後一根稻草,《逃犯條例》修訂草案也是切入點,真正的原委可參考美國駐港澳前總領事唐偉康(Kurt Tong)在二○一九年三月題為「香港在印太經濟下的角色」(Hong Kong’s Role in the Indo-Pacific Economy)的演講辭。唐偉康在演講中,明確指出美國期望印太經濟體是開放(open)、自由(free)、透明(transparent)和公平(fair),同時希望香港在美國的期望下,處理外國公民出入境及在港居留權益、互聯網及言論自由、在港上市的中資財務資料隱瞞問題,以及司法獨立問題。這數點,結果大部分化為《香港人權及民主法》有關香港人權自由的部分,當中制裁官員的部分成為一般港人茶餘飯後的話題。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