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輯:華文科幻小說史(鄭政恆)

若要說華文科幻小說,必先由晚清說起。

晚清科幻奇譚
學術界對於晚清科幻小說的研究,以王德威的《被壓抑的現代性─晚清小說新論》(Fin-de-Siècle Splendor: Repressed Modernities of Late Qing Fiction, 1848-1911,宋偉杰譯)中「淆亂的視野─科幻奇譚」(Confused Horizons: Science Fantasy)一章,為重要標誌,千里之行,始於此書。
王德威說:「烏托邦或惡托邦的歷險,月界或太陽旅行,星際迷航,以及地心或海底探險等,林林總總,都出現於晚清說部。」書中討論的晚清科幻奇譚作品,有梁啟超的《新中國未來記》(一九○二)、荒江釣叟的《月球殖民地小說》(一九○四)、東海覺我(徐念慈)的〈新法螺先生譚〉(一九○五)、吳趼人的《新石頭記》(一九○八)、陸士諤的《新中國》(一九一○)等等。
魯迅是科幻小說的重要譯者,他透過日譯本,轉譯了凡爾納(Jules Gabriel Verne)的《月界旅行》(From the Earth to the Moon,一九○三年中譯)和《地底旅行》(Journey to the Center of the Earth,一九○六年中譯),以及路易斯托侖(Louise J. Strong)的〈造人術〉(一九○五)。另外,包天笑也有轉譯科幻小說。

民國科幻小說:老舍《貓城記》
從晚清到了民國,德先生(Democracy)與賽先生(Science)登堂入室,但科幻小說卻備受冷淡對待,晚清科幻奇譚的發展半途而廢,寫實小說才是當時的主流。
民國科幻作品如鳳毛麟角,老舍的科幻小說《貓城記》本來也不大起眼,老舍甚至在〈我怎樣寫《貓城記》〉(收於《老牛破車》)中說《貓城記》「是本失敗的作品。」
《貓城記》原本在施蟄存主編的《現代》雜誌連載,一九三三年由現代書局出版了單行本,一九七○年就有William A. Lyell的英譯本。二○一七年香港三聯書店出版了新裝圖文版。
《貓城記》是科幻小說,也是關於中國國民性的諷刺小說,說的事情似是遙不可及,但一切卻近在眼前。小說由「我」第一身事,主角在往火星的途中墜機,卻被貓人帶到貓國,為大地主兼政客、詩人與軍官大蠍,看護迷葉。迷葉是貓人的主要食物,教人精神煥發,但手腳懶散,迷葉大概意指鴉片。
大蠍頗為懂得生財之道,當然也貪財(貓國的錢名為國魂),連主角在河岸洗澡,都可以成為景點,同時也反映了貓人的看客心理,這一點在烈士大鷹之死一節,揭露得淋漓盡致。
《貓城記》中對於小蠍的刻畫,最見心思,小蠍住在貓城,小說到中段左右,隨着大蠍與主角入城,才帶出新角色小蠍。他代表着有理想但無法改變現狀的青年。
小說中對共產主義的諷刺,也十分尖銳,大家夫司基(一種人人為人人的理想主義)在理念上是好的,可是實踐不得其法,後來馬祖主義(意指共產主義)帶來革命亂象,而最致命是國民性的問題:「上下糊塗,一齊糊塗,這就是貓國的致命傷!」
《貓城記》是頗有趣味的小說,諷刺力甚強,可是論說多,有的幾乎佔了整整一章,情節難免付之闕如,但老舍筆鋒之銳利、批判之辛辣,還是教人目不暇給。老舍寫的是過去中國的醜態,但對於當代的中國,恐怕還是有警世意義。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