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輯:評朵卡萩小說──從夢境、神話和內心生活到政治議題的轉向(彭礪青)

由於受「#Metoo」運動的影響,二○一八年度瑞典學院有評審因為性醜聞而辭職,令去年諾貝爾文學獎懸空至今,終於在二○一九年十月份,瑞典學院才宣布去年和今年的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分別是波蘭女小說家朵卡萩(Olga Tokarczuk)和奧地利劇作家漢德克(Peter Handke)。與漢德克相比,朵卡萩更像一個默默創作的作家。然而華文讀者對波蘭作家所知甚少,在她的小說中,只有《太古和其他的時間》和《收集夢的剪貼簿》(書名直譯為《日間的房子,夜間的房子》)被譯成中文,大家對戰後波蘭小說的認識也只是略知一二。在共黨統治的歲月,那些以獨立聲音呈現的文學書寫,總是以詩歌最為搶眼,米沃什、辛波絲卡、魯熱維奇和赫貝特這些名字,已佔據當代波蘭文學重要位置。至於戰後以寫實是尚的小說家作品,則不足為外人道,如安杰耶夫斯基(Jerzy Andrzejewski)被拍成新浪潮經典電影的小說《灰燼與鑽石》,已久被人遺忘。
這也難怪,因為抒寫歷史、災難、記憶、傷痛,從來就是波蘭小說的傳統,但小說家只能沿用寫實的迂腐老路。只是到了出生於上世紀六十年代的朵卡萩這代人,才發現這些題材已經寫盡。她說:「我們出現的時候,所有對國家及其人民很重要的事情都已經發生,所有重大的決定都已經實行。」對於她這一代人來說,歷史的包袱似乎很遙遠,這讓他們可以重新挖掘小說的題材,選取自己喜歡的事物去寫。小說體裁也從傳統敍事的長篇小說,轉變成各種散文體裁或短篇故事,斯塔修克(Andrzej Stasiuk)的《加里西亞的故事》就是一個例子。

作品摻雜精神分析概念
在這一輩人中,朵卡萩尤其是個「另類」的作家,這與她念心理學系的大學背景有關。朵卡萩生於曾被奧地利德國統治多年的西里西亞地區城市綠山城(Zielona Góra)附近的蘇勒霍夫鎮(Sulechów),一九八○年去了華沙大學念心理學,一九八五年回到西里西亞城市弗羅茨瓦夫(Wrozław)及在波蘭捷克邊境的瓦烏布日赫(Wałbrzych)受心理學訓練,在靠近捷克邊境的城鎮新魯達(Nowa Ruda)附近鄉村克拉揚諾夫(Krajanow)定居。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