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輯:﹝附錄﹞談文學人生──劉以鬯近年最詳盡的專訪 (陳志明)

本文是筆者於二○一五年九月十八日在香港劉先生家中對他所做的獨家專訪,同時也可能是劉先生最後一次接受如此詳盡的單對單的訪問。在訪談中,他提到自己對文學的看法。他主張文學創作要有試驗和實踐,文學作品必須具備藝術性。文學作品不應單以表現外在世界為滿意,更應表現內心世界的衝突。他還說他正在編輯自己的全集,一生中六七千萬字的創作,減去那些文學價值不高、娛樂讀者的小說不收,留下來的只有三百萬字,僅是全部創作量的二十分之一。文章於二○一六年初整理出來,再交由劉先生本人確認內容。
──二○一八年六月十日

「沒有誰啟蒙我。」
陳志明(下稱「陳」):您在年輕讀書時的理想是什麼?
劉以鬯(下稱「劉」):我在很小的時候就喜歡文學,就想長大了做一位文學家。讀小學一年級的時候,因為我的作文好,到二年級時,學校就安排我直接升到五年級。在文學創作上,沒有誰啟蒙我,我從小就喜歡。我一年級時就在報刊上發表文章。
陳:一九四一年您畢業於上海聖約翰大學,請談談您的大學生活。
劉:我七歲開始上學,在上海閘北三育小學畢業,隨後升入南市大同大學附屬中學。在中學期間,喜歡閱讀新文學作品,曾加入無名文藝會與狂流文藝會學習寫作。差不多與此同時,發表第一篇短篇小說。中學畢業後,進入著名的上海聖約翰大學。因為抗戰時期,那時候學校搬到租界。大一大二在區內的大陸商場上課,那個商場很大。大三大四改在梵皇渡校內上課。
上海聖約翰大學前身是創建於一八七九年的聖約翰書院,一九○五年升格為聖約翰大學,是中國近代最著名的大學之一。出了很多人才,影響了中國及世界近現代史的無數領域,像顧維鈞、宋子文,文學家林語堂、張愛玲,出版家鄒韜奮等,都畢業於聖約翰大學,都是我的校友。

陳:您在中學時期就開始發表小說?
劉:當時我在無名文藝會學習寫作,時間大概是一九三三年。無名文學會是作家葉紫發起的。關於葉紫的資料,大家都知道《無名文藝》雜誌,但很少有人提到無名文學會。這個會在中國現代文學史上不能算是一個重要的團體,不過對於研究葉紫的人,這個團體的重要性不應忽視。實際上,在《無名文藝》出版之前,無名文學會就成立了。會員不足百人,大多是年輕人。
陳:您當時多大?發表的文章叫什麼還記得嗎?
劉:我那時大約十四五歲,住在租界。文章名字叫〈流亡的安娜.芙洛斯基〉,記得當時由一個同學幫我拿給朱旭華先生,朱先生看了,認為可以發表,就發在了他主編的《人生畫報》上。
除了寫文章,我還喜歡打籃球。我中學開始打籃球,到大學是校隊。我是右手寫文章,左手打籃球,可以說是「文武雙全」。可是左手這個地方打籃球受傷了,一個籃球把三個手指都壞掉了。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