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輯:警察作為權利實施者(羅希月)

反送中運動其中令人深感悲痛的代價是警民關係的破裂。其中一個關鍵點是在六月九日一百萬人大遊行後,特首林鄭月娥仍堅持將《逃犯條例》二讀,為了阻止爭議的「送中」條例十二日在香港立法會的「二讀闖關」,上萬香港市民與大批公民團體,自十一日深夜紛紛湧入金鐘,發動「和平包圍」,示威者持續不散,警察發放催淚彈、橡膠子彈及布袋彈驅趕示威者。​警方有沒有以小數暴力行為作前題,意圖合理化向大部分和平示威者使用過度武力頓成了公眾關注。
特首似乎對此視而不見,反而在當晚說︰「今日整日,喺金鐘一帶,大家都見到令人痛心嘅場面,呢啲破壞社會安寧、罔顧法紀嘅暴動行為,係任何文明、法治社會都唔能夠容忍。好清晰,呢啲已經唔係和平集會,而係公然、有組織咁發動暴動。」
在這背景下,有些香港人似乎有不能擺脫的心結︰他們認為警方使用過份武力,但政府無動於衷,不肯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追查真相,討回公道;又認為市民向政府表達訴求,卻遭到警察的阻撓並且傷害。由是,仇警的言論在網絡發酵,而六月二十一日及二十六日示威者兩次包圍警總,也令人憂慮會擦槍走火。任何一個良善的香港人,對此都深感痛心。筆者熱愛學術探索,也許能幫助讀者見樹也見林,這篇文章希望能助讀者有更多概念資源去理解,而不是各打五十大板,說大家都有錯;又或者立場宣示,要麼撐警,要麼仇警。筆者希望正本清源,讓香港人的互助互愛精神得以尋回,當中的關鍵在於理性。正如法國箴言作家法蘭索瓦.德.拉羅希福可所說︰「當我們不再希望在別人那兒發現理性時,我們也不再有理性。」

警察是什麼?
學術資源,往往是理性的寶庫。牛津大學的學者塞馬斯.米勒(Seumas Miller) 在其《社會機構的道德基礎》(The Moral Foundations of Social Institutions: A Philosophical Study)一書中,就分析了現代社會各種社會機構,包括政府、警察、企業、大學、福利機構等。他指出社會機構的存在,是為了實現眾多不同的集體目的(collective ends),比如警察追求安全(security)、大學追求知識等。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