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輯:越多爭議越受注意?──《中英街1號》與政治敏感電影(石 琪)

趙崇基導演、謝傲霜編劇的故事片《中英街1號》,重提一九六七年香港「左派大暴動」(左派稱為「反英抗暴」),還與近年香港激情火爆的反建制抗爭前後對照,當然充滿政治敏感性。這個電影計劃籌備多年,阻滯重重,申請政府資助被拒,拍成後亦難以找到戲院上映。直至在日本「大阪亞洲電影節」得獎,才出現轉機,多次預映反應熱烈,因而獲得公映機會。同時,在評論上也惹來頗多爭議。
拍攝政治題材,總會涉及複雜的政治問題,不同立場人士的觀感往往各走極端,極難面面俱圓,而且可能受到或明或暗的阻禁。但在目前低迷的香港電影界,政治題材縱使無利可圖,也算「有機可乘」,越敏感越爭議就越受注意,還比不少票房很低的通俗商業片多人捧場。例如二○一六年非常拒中反共的政治「預言」片《十年》就爆冷叫座,甚至贏得「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電影獎。
當然,《十年》爆冷後「出事」,惹怒北京中央,此後片商、院商因而迴避政治敏感的影片,近年拍攝「佔中/傘運」的紀錄片如《亂世備忘》和《撐傘》就無法在戲院公映。去年羅恩惠的紀錄片《消失的檔案》回顧一九六七年香港左派大暴動,同樣無戲院可上映,亦不獲「香港國際電影節」接納,不過成為話題之後,游擊式社區放映不斷爆滿。相比之下,不少在院線正式公映的華洋影片,觀眾只得「小貓三四隻」。
非主流的游擊式或特別場放映已成風氣,採取這類方式與觀眾見面的影片越來越多。今年獨立紀錄片《地厚天高》拍攝因旺角騷亂而被控的政治人物梁天琦,亦是這種放映方式,頗受談論。
趙崇基「明知故犯」,拍成《中英街1號》,顯然明白政治敏感題材有弊亦有利,果然衝破難關得以公映,引起熱烈爭論。儘管票房有限,但也遠勝他早期執導的《人生得意衰盡歡》,僅收五萬港元,妙在當年主演和編劇的黃子華,現已大紅大紫。而《中英街1號》本身的成績,雖有不足之處,但整體可觀,肯定是二○一八年港片代表作之一。
另一方面,香港電影如果太依靠敏感政治題材來惹人注目,並非好現象,應該百花齊放,各類型題材豐富燦爛才好。不過,上述情況至少證明,雖有種種疑慮,香港仍然保持言論自由、創作自由和發表自由,沒有限制「只談風月,勿談國事」,亦沒有官式「主旋律」電影。至於中國大陸的主旋律電影,多數在香港沒有市場。

一九六七年暴亂中的三角情
《中英街1號》以香港與內地交界的中英街為背景,主要劇情發生於一九六七年香港左派大暴動之際。當年由於工廠勞資糾紛,工人示威抗議,與警方對峙衝突,中共轄下的香港「左派」受大陸文革影響,發動對抗港英政府的「反英抗暴」,越鬧越大,到處放炸彈,亦有暗殺,港英強硬鎮壓,很多人被捕,雙方都有傷亡。中英街所在的沙頭角邊界禁區,還發生內地民兵與香港軍警槍戰,並越境擄走英官的事件。
游學修、廖子妤飾演沙頭角一對少男少女,經常一起從禁區乘搭巴士往市區的中學上課。游學修的男生角色左傾愛國,崇拜毛澤東。女生廖子妤對政治沒有興趣,只想考入香港大學,她亦被富二代男同學盧鎮業追求,兩男一女就構成三角愛情、友情關係。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