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輯:金庸與我的小故事(劉天梅)

《明報月刊》老總潘耀明先生邀我寫對金庸先生印象的文章;寫查先生的大文章可多了,那我寫寫與查先生接觸的瑣碎小故事吧。
查良鏞先生是先父先母在《新晚報》的同事,在我剛出生不久時,大家同屋共住在報館提供的宿舍,查叔叔住在走廊後面的一間房,而我們在前面的一間;查叔叔曾說他第一次抱我的時候,我還撒了一泡尿在他身上!真不好意思,查叔叔,不好意思極了!
後來查叔叔與我父母各有各的謀生計,雖不常見面,但再見時感覺還是很熟絡的。

此山可靠
遙想當年我從加拿大英屬哥倫比亞大學工商管理系畢業後回到香港,正在琢磨找什麼工作時,查叔叔邀請我母親和我們兩姊妹遊船河,那天剛好我喉嚨嚴重發炎,片字不能語,當日查叔叔竟然邀請我到《明報》工作,要我成立《明報晚報》廣告部,出任廣告部經理,令我驚喜得視為人生奇遇之一。
甫畢業就當經理,起點可算高吧?其後我在工作上的銜頭都從未低過這一級,這正應驗了紫微斗數大師董慕節先生批我的命書中裏面有一句:「一字記之曰『良』,此山可靠,學他幾分正有用。」
在《明報》工作了共六年,前三年是負責《明報晚報》的廣告部;一次我約見一間很大的4A廣告公司的媒介經理,想替《明報晚報》拉廣告,我還記得是一個女的,我準時到後她叫我坐在她房門前等她,誰知一等就將近一小時,之後她出來居然告訴我她沒空叫我再約時間,當時我覺得好委屈啊!那天回到報館剛好碰到查先生,就忍不住向他投訴說生意難做,查先生說:「現在我們晚報廣告不多,先忍忍她,將來我們廣告多的時候,我們不登她的廣告!好嗎?」您看查先生多會照顧別人感受,聽了多舒心,覺得士為知己者死啊!
後三年我被派去當總經理,管理《明報》收購回來的《財經日報》,管理共六十多人的一個報社。這六年的工作經驗及見聞實在難能可貴,查先生大方向執得很緊,但絕不插手日常管理,對我的建議全都大力支持,我不可能找到更好的老闆了。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