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輯:金庸與菩薩道(潘宗光)

金庸先生乃當今武俠小說泰斗,亦為我多年摯友;去年十月離世,令人深感惋惜之餘,亦慨歎人生無常。但我相信作為佛教徒的他,早已參透無常、無我的佛理,往生淨土。
我和金庸先生的學佛路向雖然稍有不同,但並沒有阻礙我倆交流對佛理的體會。我一直努力嘗試從科學角度理解佛法的奧妙,注重念佛實修和人間實踐。而先生受到妙法蓮華經啟發,深明大乘的方便要義,洞悉般若空理。他鑽研的佛學領域廣博,理解精妙,造詣高深,能與他交流佛理,實在獲益良多。

金庸小說中注入的佛教元素
金庸先生經常在其武俠名著中注入佛教元素,讓讀者沉醉在江湖故事的同時,亦接觸到佛教名相的種籽,靜待日後配合機緣在心田中發芽。這正是文學家所行的菩薩道!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附錄﹞

查良鏞先生喪禮悼詞(潘宗光)

 

今日,我以極度沉重的心情同大家一起送別查良鏞博士,亦即是著名的武俠小說泰斗金庸。查先生的離開不單令我們感到非常難過,更是全球華人的重大損失。但想深一層,生老病死是人生的自然規律,他以九十四歲的高齡離世,加上一直得到太太亞May的細心照顧,最後亦在摯愛的家人陪伴下安詳含笑離開,實在是非常難得的福氣。
查先生的文學造詣和超凡成就,不用我多說。他的每本武俠小說都膾灸人口,深受世界各地華人喜愛,更多次被拍成電視劇和電影,所以我敢說,他的武俠故事和人物,在華人世界無人不曉。他的武俠小說早於我讀中學的年代,已經掀起熱潮,我和同學每日都追看他的連載武俠小說,甚至爭相傳閱,以求先睹為快。
查先生不僅是位傑出的武俠小說泰斗,也是一位卓越的報業巨人。他創辦的《明報》於一九五九年正式面世。他的社論,見解精闢,也是我必看的社論,亦為《明報》建立權威性的聲譽。
我與查先生認識超過三十年,在我心目中,他是一位學識淵博而和藹可親的前輩。他鼓勵我將學佛的體會寫出來與大家分享,所以當我在一九九八年寫出第一本書《心經與生活智慧》的時候,查先生二話不說就為書題字和寫序,其後再為我所有出版的書題字。查先生亦非常支持我在二○○五年成立的「精進慈善基金」,以資助國內清貧大學生完成大學課程,他一直為基金的刊物題字。所以,當收到查先生離世的消息後,很多基金同學和學佛的朋友都向我表示萬分難過,希望查先生早日往生極樂世界。
查先生看着我三個兒女成長,對他們愛護有加。查先生與太太不單在百忙中出席他們的婚禮,更在大女兒婚宴上致辭,教導他們夫妻相處之道。十年前查先生為我五個孫子孫女各人在他的著作題字,其中在《鹿鼎記》這本書是這樣寫:「勿學書中人物之頑皮」,而在《天龍八部》是這樣寫:「我與你公公是好朋友,盼你終生學習公公,努力研究學問,服務社會。另一個公公金庸看着你長大成人、成名,作出貢獻」。非常感恩查先生對我的孫子孫女們的關心。
查先生的小說蘊含着不少儒、佛、道等博大精深的中國傳統文化思想,很多讀者都是透過閱讀查先生的著作,而認識中國歷史、文化和做人道理。所以,查先生絕對是推動中國文化的表表者。
查先生與佛有緣,深入研究佛經,對佛理有深厚的體會。他的武俠世界亦有不少主角和佛教有很密切的關係。在我學佛的過程中,有幸可以同查先生互相交流佛理體會,獲益良多。我相信以查先生的修為,早已心無掛礙,如今應該已經身在極樂淨土。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