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輯:金庸VS梁羽生(林浩雨)

《明報月刊》上期的「金庸紀念專號」大賣,據總編潘耀明兄透露,要加印到第三版應市,說明金庸在讀者心中的地位是何等厚重。
金庸先生終於二○一八年十月三十日。在大家悼念這位武俠小說大家、泰斗、宗師的同時,很自然地也會緬懷與之齊名的另一位新派武俠小說開山鼻祖梁羽生先生。梁羽生於二○○九年一月二十二日病逝澳洲悉尼,今年(二○一九年)剛好是他逝世十周年紀念。
梁羽生原名陳文統,熟悉他的人,多呼他的原名,而少稱其筆名,因文統兄的筆名實在太多了,這也許是寫作人的習慣,寫不同的文章用不同的筆名。當中,有一筆名叫「李夫人」,是在上世紀五十年代他主持《新晚報》一個答讀者問題的信箱時起用的,該專欄名為「李夫人信箱」,所解答者多為青少年的戀愛問題,甚受讀者歡迎。文統兄以女性化的細膩筆調為青年讀者解開「少年維特的煩惱」,情真意切,沒有人會懷疑李夫人的真身是一位濃眉大漢,有一次,有位女讀者求見李夫人,並要親聆教誨,要其指點迷津,這下子可難倒了文統兄,最後央得《新晚報》一位漂亮的女編輯代勞,認是李夫人,出面見讀者。於是,此例一開,凡有讀者要求見面,該女編輯就上陣代庖,此一秘聞直至梁羽生結束李夫人信箱專欄,仍未被發現。

「金梁」與「梁金」
梁羽生一九二四年四月五日出生於廣西省蒙山,終年八十四歲;金庸離世時是九十四歲,兩位宗師都得高壽,其所作貢獻亦同為港人的驕傲。
不少人喜歡將金庸與梁羽生作比較,對於「金梁」抑或「梁金」之排名,頗有不同見解。論年齡,二人同年出生,均為一九二四年,金庸是三月十日生日,比梁羽生年長一個月。若論長幼,應是「金梁」為序。不過,新派武俠小說的開山之作乃是梁羽生的《龍虎斗京華》,比金庸早得多,所以反過來稱「梁金」亦無不可。
梁羽生與金庸是同事,均曾效力於香港《大公報》及其附屬《新晚報》,金庸有他的夢想,不但成為鼎鼎大名的小說家,還翻譯過不少名作,是譯林高手,還有他的大學主課專修法學,更曾北上向中國外交部毛遂自薦想當外交官。到最後,他離開《大公報》,創辦《明報》,並主持社評筆政,成為政論家,不少社評切中時弊,發人深省。更因當年內地中央政府在政策上出現偏差,文化大革命是最為錯誤,金庸的社評旗幟鮮明加以批評,其後證明他的論斷正確。
梁羽生不似金庸,他更偏愛安份,他加盟《大公報》,便一直工作至退休,為他喜愛的事業從一而終,確實難能可貴,尤其他已成名,不愁無選擇更多更好的出路,但他不為所動,堅持在報社工作,這一份執和誠信,確實令人動容。梁羽生從不跳槽,也不想跳槽,是一位忠忠直直的君子。

金庸慣於關鍵情節狠下功夫
有人問:「到底金庸與梁羽生的關係如何?二人可是好朋友?」我想,以同事而言,二人的交情當然不錯,加上一齊創作新派武俠小說,既是同事又是同行,惺惺相惜,亦難免有相互比較的良性競爭。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