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輯:陶鑄古今說饒公

這張相片,讓我們想起二○○六年饒公接受本刊「傑出華人系列」訪問時的片段:「他充滿童心,才說起打坐,隨即挪動身子即席示範,盤腿而坐,腳背放在股上,笑着追問:『這叫跏趺,你做得到嗎?』」(本刊二○○六年十二月,頁四七)十一年過去,我們還未能做到跏趺,饒公卻已仙逝。
本期特輯,文化名人紛紛撰文悼念。饒公「學藝雙攜」,其學術世界既廣且博,儒學、道學、佛學、詩、詞、文、史、目錄、考古、敦煌學、簡帛學、音律、書法、繪畫、甲骨學,皆通達精闢,成就非凡。所以,特輯之中,除了書寫各人眼中的饒公,也有闡述饒公在多個學術領域上的貢獻,以及在藝術領域如繪畫、書法的探究和突破。饒公是一部翻不完的巨典,希望讀者可以從以上文章一窺堂奧。
泰山其頹,哲人其萎。「饒公一去,玉樹飄零,來者其誰?」許嘉璐先生寫的悼文,痛惜饒公的逝去,標誌着世上最後一個通人的離去;誠然,饒公的智慧和造詣固然難以企及,但我們能不好好學習其德行和借鑑其治學精神,在修身和專屬的領域上加以發揮嗎?!
高山流水,饒公為本刊顧問,千禧年開始每年都會為本刊作新春題字,今期特予選登,以茲紀念。
--編者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