牽鄭若驊一髮,會動林鄭全身嗎?(劉銳紹)

上月最觸動的新聞,毫無疑問是新任律政司司長鄭若驊被揭發豪宅有涉嫌僭建的部分。市民高度關注和泛民陣營窮追猛打乃意料中事。本文重點不在於結局,而在於有關方面思考和處理的過程,盡顯政治有時需要虛晃一招,同時又要務實,權衡、權宜和權謀(也可稱為謀略)。什麼才是政治的最高境界?從來沒有結論,但這次事件可供參考,任由諸君各自領略。
此事曝光後,不僅香港各界感到詫異,內地也感到難以理解。理由很簡單,因為政治人物尤其是政府高官,備受傳媒關注;他們的一舉一動都可能成為傳媒追查的焦點。這是政治常識,幾乎連中學生也有聽聞。況且,傳播界早有慣例,開列知名人士的個人檔案,把有關他們的各種新聞和傳聞收集在內,平時只作存檔的資料,有需要時就會成為新聞線索。
這類知名人士的檔案,在國際政治圈中同樣普遍,某些國家也特別關注中國和香港名人的底細。這些資料一向沉在海底;但有需要時,則會浮出水面。用國際政界的話說:「這些檔案就是出擊的魚雷,也是深水炸彈,可以把知名人士炸得粉身碎骨。」這是顯淺的道理和常態,為什麼鄭若驊竟然還這樣「警覺性不高」?
更令內地大惑不解的是,據悉,在鄭若驊上任之前,至少有四次收到勸告,但她仍然毫不避嫌,勇往直前,終於出現這次圈中人形容的「低級錯誤」。人們不禁想起二○一二年特首選戰期間中央的三項指示:第一,不能只有一名建制候選人和一名泛民候選人對壘,必須有多於一名建制派候選人,這樣才像真的選舉,而且可以讓建制派嘗試有限度的競爭,為日後可能的普選作熱身;第二,必須是君子之爭;第三,建制派候選人必須「洗乾淨」才好上台競選。尤其是第三點,是中央在林鄭月娥組織新班子時重申的要求,誰料到竟然又出現「甩轆事件」。
所以,事後傳出北京對此甚為不滿。全國港澳研究會副會長劉兆佳更引述內地官員的話說,中央要求香港必須「妥善處理」此事。這類說話在中國的政治文化中,算是「語氣重的話」,有催促「做得好好睇睇」之意;而且,這類說話本來可以私下傳達,但後來還是由頗有份量的劉兆佳向外透露,反映這可能是有的放矢。還有,坊間同時傳聞放話的京官是港澳辦副主任宋哲,更顯有板有眼。不過,到底怎樣才是「妥善」呢?從來沒有明言,因為中央也在觀察此事如何發酵,在此過程中只能由港府「執生」,相機而行。

「挺」和「棄」
京官的話出來後,高層和建制圈中有不同的解讀,以至爭論,主要分「挺(鄭若驊)」和「棄」兩種截然不同的方向。「挺」的意見認為,自特區政府成立以來,已先後有梁錦松、葉劉淑儀和麥齊光三名問責官員在輿論壓力下下台;如今,「不能再容忍香港人的放肆」了,必須頂回去。陳茂波留任財政司司長,就是「中央的要求和頂住輿論壓力」的結果。
「棄」的意見認為,如果不按中央精神妥善處理這次事件,近的影響是:可能導致三月十一日立法會補選不利於建制派;官方花了那麼多氣力,才取消六名民主派議員的資格,如果不能搶回兩席或以上,實在不值得。長遠的影響更大,將會阻礙中央給林鄭月娥的任務,讓她着力搞好經濟、民生、社會,建立威信,然後在適當時候推出官方屬意的政改方案和《基本法》二十三條。如果用時間換空間,讓這次事件拖下去,期望不了了之,只會出現「牽(鄭若驊)一髮而動(林鄭)全身」的效果。
無論如何,在中央還未決定之前,建制派各自盤算,避談的多,站出來「挺」的少,皆因此事已成忌諱,除非中央有令,否則還是獨善其身為妙。他們也是「為大局着想」。

兩點未解
此事還有兩點未解。圈中人明白,前律政司司長袁國強雖然民望不高,但在建制中屬於「抵得諗之人」;應該等待「一地兩檢」進行第三部曲,即本地立法之後才讓他引退。但為什麼他現在「功未成全身已退」呢?是他自己堅持在這個時候下野?還是另有原因?不得而知。
另一個未解疑團,就是林鄭月娥批准鄭若驊上任後還可處理私人業務,雖然為期不長,屬於「執好手尾」的性質,但這卻是一個壞先例,也不符合正常的慣例。那麼,林鄭月娥為什麼會作此安排呢?有待分曉。
此事無論怎樣結局,都值得觀察三點。一,民間怎樣和能否發揮監督力量?二,港府的政治智慧是否足夠作出權宜之策,避免「牽一髮動全身」?三,中央權衡輕重的策略。總之,一切都在探索中,希望經一事長一智,不要再虛耗年月了。

(作者為香港時事評論員。)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