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言流言,巫言莫言 (王德威)

  「當代文學六十年」研討會在港舉行,本文是研討會論文,本刊率先刊出,以饗讀者。本文指出莫言和朱天文在新世紀分別以不同形式的「言」呈現他們的創作觀。他們的小說創作涉及三個命題:小說創造「自由」的意義;小說表達「悲憫」的能量,以及小說和歷史與記憶的辯證。最後歸結到:「狂言與流言、莫言與巫言」也許可以作為勾畫當代小說的流變和不變的一種方法。——編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