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德威《五史自傳》序文讀後(林 崗)

剛好一個月前,我接到《華文文學》編輯的電郵,說雜誌第四期有「印刷錯誤」,決定回收,請予配合云云。由於沒有保留雜誌的習慣,於是也不以為意,只是不知道什麼「印刷錯誤」導致已經發行的雜誌需要回收處理。後來才知道該期雜誌刊發了哈佛大學教授王德威給劉再復《五史自傳》寫的序文:〈山頂獨立,海底自行〉(同載《明報月刊》二○一九年七月號),是這篇文章惹出來的禍。據聞編輯還因此受到處分。學術刊物刊發海外學人的文章,自上世紀八十年代國門再開、改革開放以來,已經司空見慣。我那時尚在讀書吸收知識的階段,從這種自由和開放的風氣中受益匪淺。按說只要不是直接抵觸國家的大政方針,其他也就屬於不同看法,容許在學術的範圍內存在不同的理解。

被戴上「歷史虛無主義」帽子
既然這篇序文引起如此軒然大波,於是便找來一讀。讀罷覺得其實是好文章。王德威文采飛揚又提綱挈領,刻畫劉再復這數十年來的心路歷程,道出了這位出自中國大陸的傑出學者和散文家真正不同凡響之處。給一篇序文戴上那麼大的帽子,如果不是出於毫無道理的誤解就是小題大作了。
王德威深諳中國文學批評的傳統。他的這篇序文用知人論世的筆法,知劉再復其人,論劉再復所處之世。他從「告別革命」、「放逐諸神」、「文和心的空間」三個方面勾勒劉再復的人生軌跡和思想變遷。因為劉再復的人生軌跡經歷了中國當代史上最為劇烈的事變,他的人生也由此斷然判為兩截。一在國內,一在海外。其中的隱微、曲折和劉再復的大無畏,被王德威用直言無諱的筆觸宣達出來。不能被接受的片辭和看法導致了序文在《華文文學》牽起了波瀾。其中最大的公案就是一九九五年發表的與李澤厚兩人的談話錄《告別革命》。這書目前還是禁忌,兩位作者的本意遭受重重誤解以致不能見容於時論,甚至戴上「歷史虛無主義」的帽子。這真是令人啼笑皆非的文冤。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