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芝琛與王建勳 (丁 東)

照片上的兩位王先生都是已經去世的朋友。王芝琛享年六十八歲,王建勳享年六十三歲,在中國人壽命普遍延長的時代,他們都是在有為之年,被癌症過早地奪去了生命。
我認識王芝琛是一九九九年。那年謝泳來北京,約我一起到木樨地二十二號樓拜訪王芝琛。王先生告訴我,他退休已經好幾年了。閒談中說起陳永貴辭去副總理後,也住這裏的單元,電梯裏經常見面,有一次王家保姆買菜,陳永貴主動幫助把菜籃子送到他家。他當時給陳永貴和自己的妹妹、妹夫拍過一張合影。我感慨特殊年代的高官退下來之後,回歸常人的一面,動員他就此為《老照片》寫一篇。他開始不願意寫,因為此前《老照片》給他發過多篇稿子,不便推卻,才寫了一篇千字短文《我的鄰居陳永貴》,發在《老照片》第二十五輯上。
王芝琛熱心研究的是與《大公報》相關的歷史,過去在《老照片》上發表的也是這一領域的文章。他自幼喜歡文史,但上世紀五十年代父親王芸生堅決反對他報考文科,於是他考上了哈爾濱軍事工程學院海軍系指揮儀專業。一九六一年畢業後,他一直在海軍從事國防科技工作。一九八○年,父親病重,把在外地工作的他召到身邊陪侍,向他追憶了平生的重大事件。那是一個大地行將復甦的早春季節。王芸生雖然快要走到生命的盡頭,但畢竟是見過大世面,有過大閱歷的人物,他預感到,國人對二十世紀的歷史評價,將會出現重大的變化。於是,他向兒子說出了鬱悶在自己心裏多年的話。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