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我都明白了 (金聖華)

很多年前,老爸老媽年邁的時候,還有興致去旅遊,但是畢竟行動不夠利索了,總得出門前靠子女去張羅,出門後讓小輩去扶持。那年代,正值自己在工作上忙得風風火火,經常東奔西跑,不能時時刻刻陪伴在父母身旁。每當媽媽說起「日本很好玩,上回去,跟錯了旅行團,行色匆匆的,啥也沒看清楚」;或爸爸提到「五大洲:亞洲、美洲、歐洲、非洲都算是去過了,就是澳洲還沒有踏足過」,就會感到有點歉意,總想在忙中偷閒,抽個時間出來陪他們到外地去逛逛。
於是,一九九七年前夕,為了替他們申請入美簽證,決定帶兩老去美國走一趟。那一回,先去了賭城拉斯維加斯,再坐了幾天赴墨西哥的郵輪,最後一站到了洛杉磯。也許是因為連日奔波,老的小的都累了;也許是事前準備不周,我們第一天住進了一家離市區極遠的旅館,哪裏也沒有去。第二天早上,酣睡醒來,已經很晚了,拖拖拉拉起了床,慢慢吞吞開了門,想去隔壁叫醒兩老,打開門,赫然看到兩老身貼身,背靠牆,並排站在走廊上!
「怎麼回事?站多久了?你們在幹嘛?怎麼不打電話給我們?」發覺自己在一迭聲的發連珠炮,有點氣急敗壞!
「我們一早醒了,就起來了!」
「那為什麼不叫醒我們?」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