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實的烏托邦與後資本社會(陳 彥)

新年伊始,歐美思想界湧動某種希冀的光亮。根據法國二○一八年元月的一項民意調查,百分之五十一被調查的法國人認為二○一七年是積極的一年,而百分之五十九的被調查者對二○一八年持樂觀預期。法國《世界報》的一篇調查報道歸納了四個令人樂觀的理由:一、對世界與他者的較為全面的了解,避免誇大其他民族悲慘痛苦的一面而忽略其發展與幸福的一面;二、儘管世界上問題多多,但進步仍然無處不在:人類健康普遍改善,眾多疾病獲得控制,教育普及率大大提高,世界範圍內的貧困人口明顯減少等等;三、婦女社會環境有重大改善;四、人們對氣候升溫問題的意識為人類創新注入了重要動力。
同這種樂觀情緒如影隨形,關於烏托邦的議論也紛至沓來。法國近期翻譯出版了兩本關於烏托邦的書籍,一是美國社會學家賴特(Erik Olin Wright)的大部頭理論著作《現實的烏托邦》,一是荷蘭歷史學家布雷格曼(Rutger Bregman)的《現實主義的烏托邦》,都受到法國讀者的青睞。比較有意思的是,這兩本書都為烏托邦加上了嚴格的前置限定,即現實主義或現實的烏托邦。這也同德國哲學家布洛赫(Ernst Bloch)的「具體的烏托邦」與「抽象的烏托邦」的區分相呼應。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