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的姿態 (卷首語-潘耀明)

  物競天擇,優勝劣汰。歷史踉踉蹌蹌而去,歲月蹀蹀躞躞走過。流沙壓着流沙,狂風跟着狂風,重重疊疊覆蓋了昨天的茂密和繁華。大地在戈壁大漠深處留給我們的只有這片不屈不撓、不退不讓的胡楊林以及它們艱難生存的各種姿勢。①

  日前內地某電視台來訪問我,談到「香港文化沙漠」話題。我表示,我是這樣理解的——

  香港作為文化環境來說,可以說是「文化沙漠」,這是因為當政者沒有扶持文化事業,文化日益受到商品社會的強力擠壓,生存空間愈來愈狹小。香港的文化是在極貧乏的土壤中、瓦礫中、石縫中迸長出來,也因此特別煥發出蓬勃的生命力!

  比方《明報月刊》,這本在華人社會歷史最悠久的雜誌,不誕生在台灣、內地甚至海外,卻誕生在香港這個文化沙漠的地方。這使我想起戈壁灘上的胡楊樹。

  胡楊樹生長在漫漫荒野,沐浴於浩浩朔風,不被上天眷顧,沒有雨水、沒有濕濡的空氣,備受熾火毒焰的煎熬,或暴風雪的摧殘,它以奇迹般的姿態,巍然聳拔地矗立在荒漠上,流誦着「活一千年不死,死後一千年不倒,倒下去一千年不朽」的傳說,「在淒涼中含有悲壯,孤寂中注滿宏闊」。②

  這是大漠孤烟直的氣概,這是生命的姿態!

  一九六六年,內地發生文化大革命,要「革中國文化之命」③,查良鏞先生創辦了《明報月刊》,「和文化大革命對着幹」④,在那個極端的時代,查先生這樣做,生命財產也曾受到威脅,所以他事後回憶說,是「拚了命」⑤的。

  當年查先生拚命辦《明報月刊》,是一種大氣概、大無畏精神。今天在物欲高熾、文化在商品價值中等於零的嚴酷狀態下,張曉卿先生堅決表示要秉承查先生當年「拚命辦刊」⑥的精神,「拚命地保存她、發揚她、提升她」⑦,這也兼具與商品社會對着幹的勇毅精神。

  若問《明報月刊》的存在價值是什麼?回答是《明月》四十五年來堅守的中性價值。《明月》在慶祝四十周年時曾邀請多名海內外知名學者、作家對此作了探討。《明月》特別為如何建構「價值中立的文化空間」,與香港浸會大學舉辦了一次盛大的講座。劉再復教授從歷史、政治、哲學、文學的層面對「價值中立的文化空間」曾作了全面闡述。⑧

  當我們以鮮明的態度守持「價值中立」的辦刊立場時,也有人提出異議,說這是沒有是非的折中主義。這種批評是對「價值中立」的極大誤解。相反地,我們不是沒有是非,而是超越黨派的是非尺度在更高的人類普世價值層面上把握是非。黨派政治和市場政治確實有最明確的是非,但那是和黨派功利和市場功利緊緊連在一起的是非,當今世界、當今中國的問題,不管是什麼判斷,恰恰都被這種功利主義所主宰。而我們作為一份文化性的刊物,着眼點恰恰不是現實功利,不是黨派的是非究竟,也不是商業集團的是非究竟。我們不用功利的眼睛去看世界,只用良知的眼睛看世界,即用人類的良知去衡量一切。

  所謂價值中立的立場,就是排除或左、或右、或黑、或白的功利干擾而獨立不移的良知立場。良知是中性的,良知又是終極性的。良知永遠指向人類的福祉與中華的終極福祉,而不是指向政府、集團、黨派。有價值中立的文化空間,才有良知的立足空間,才有良知自由的表達空間。中立不是折中主義。折中主義往往解讀成和稀泥,而價值中立則堅定不移地代表最大多數人說話,也堅定不移地守護人類的普世原則。凡是違背這些原則,不管它是什麼黨派,不管它是執政黨還是在野黨,不管它是左派還是右派,我們都敢於批評,敢於批判,絕不姑息討好。

  鋼琴大師劉詩昆在《明月》四十五周年酒會上曾慨然說:「……定居香港二十一年了,看見香港各方面的飛快發展,唯獨很遺憾,多年來,香港的傳媒和報刊,文化水平不但沒有提高,而且下降了。世界上發達的地方,無不擁有嚴肅大報和娛樂小報,香港有的卻是娛樂大報和娛樂小報。」「四十多年來,《明報月刊》一直堅持遵循公道、公正和公義的辦刊原則。《明報月刊》堅守高雅的文化水平,一路走來,實不容易,教人欽佩。」⑨

  我們不妨在這裏再重申,我們在四十周年時所作的言詮:「當下人類社會已趨於極端化和暴戾化:弱肉強食、是非混淆、爾虞我詐、劣幣驅逐良幣,到處充彌社會暴力和語言暴力。只有強調知識分子的獨立性和價值的中立性,才有開闊的視野和普世價值觀,才不囿於一時一地或某黨某派的偏狹之見,不曲學阿世,面對權勢時敢於道出真話,面對名利誘惑不為所動,兼具良知和道德勇氣。」⑩

  這堅韌不拔的信念,正是文化生命的姿態!

  注:

  ①②《胡楊讚——生命的姿勢》,《讀者》,二〇〇五年一月

  ③④⑤查良鏞:《拚了命出版》,《明報月刊》,二〇〇六年一月號

  ⑥⑦張曉卿:《拚命辦好她!》,《四十五年的文化小屋——明報月刊紀念特刊》,二〇一一年十月

  ⑧劉再復:《再論<第三話語空間>》,《明報月刊》,二〇〇六年二月號

  ⑨陳芳:《千里共嬋娟——記創刊四十五周年誌慶酒會》,《明報月刊》,二〇一一年十二月號

  ⑩潘耀明:《在最後的天空之後》,《明報月刊》二〇〇六年四月號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