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的禮物(苗延琼)

我是在十年前認識芝芝的,那時她剛從精神科醫院出來。
「我忍不住家中永無休止的爭吵,父母重男輕女,在家我一點關懷溫暖也沒有!所以我想自殺。之後我因為割脈被發現,送到急症室。醫生除了問我自殺的念頭外,更問我有沒有聽到幻覺!我為了能入院,什麼都說有!醫院環境不好,都比待在家好!」芝芝說。
「難怪醫生開了醫治思覺失調的藥物給妳。」我說。
「我之後結了婚,但丈夫視我如他的『妹仔』一樣!」芝芝說。
「他虐打妳嗎?」我問。
「那倒沒有,但丈夫對我的精神虐待,我再也受不了!最近一次,我一氣之下,遷回了在葵涌區的自家公屋去。」芝芝對我說。
芝芝的丈夫在深圳做出口貿易,兩夫婦每天來回深港兩地。一直以來,芝芝都覺得先生不尊重她,因為她出身草根階層,又得不到父母的寵愛。可能丈夫覺得芝芝沒有娘家這後台,對芝芝動不動就破口大罵,把她視為出氣袋。最近,芝芝發現丈夫經常在外過夜,她雖然對丈夫死了心,但仍然為他肆無忌憚地在外面風流感到怒不可遏。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