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於憂患,死於安樂  感謝歷史和時代 (謝春彥 演講 林曉倫 記錄、整理)

  精彩摘錄:我對畫畫的主張,是寧可畫一張有缺點但必須是有特點的畫,而絕不畫那種面面俱到卻一無己心己面的泛泛之作尺寸之作。我的有些同行已經違背了從前我們所學的,你要畫畫、做藝術家、做詩人,那是靈魂工程師,現在,更多的是在經濟的狂潮之下失去了一個藝術家應該有的人文精神和文化立場,變成一個十分不守規距的低級文化商人。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