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有何歡? 死有何懼?(薛興國)

生有何歡?死有何懼?這是很多寫作人都寫過的話,古龍也不例外。
古龍的最歡,毫無疑問是酒。古龍的最懼,不是作品無以為繼,而是沒有朋友陪他喝酒。在他短暫生命的最後兩、三年裏,因為輸血而感染肝炎,繼而演變為肝硬化,這些事他都不太在乎,他在乎的是醫生說他不能再喝酒了。沒有酒,何以尋歡?
在得知古龍患有肝炎之後,朋友還是時常陪他喝酒,大家都以為這肝炎一定有痊癒的一天。但是,得知他患上肝硬化之後,為了他的健康想,朋友都故意疏遠他。因為大家認為只要和他保持距離,少了朋友的陪伴,他自然就會減少喝酒。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