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有命(鄭培凱)

俗話說,「生死有命,富貴在天」,反映了古人生命歷程中不確定因素太多,是福是禍,自己掌握不了,於是歸之於「天」,歸之於「命」,好像冥冥之中有隻看不見的手,任其撥弄人間是非,決定人們生死。在醫療科技處於蒙昧的時代,一旦疫病來襲,醫生也措手無策,只好求神求佛,捧着巫醫開的藥方,或許是一紙符籙,或許是一包香灰,聽天由命,往往就眼睜睜看着親人撒手離去。東漢末年,天下大亂,四方諸侯你打我殺,連年戰事繼之以饑荒與瘟疫,黎民百姓遭了大殃,用古人的說法,就是「瘟疫大作,死者枕藉」。曹操親歷過這段歷史,也在赤壁之戰潰敗之後,看到老百姓輾轉於溝壑,曾經寫過〈蒿里行〉,其中有這樣的句子:「鎧甲生蟣虱,百姓以死亡,白骨露於野,千里無雞鳴。生民百遺一,念之斷人腸。」類似的瘟疫猖獗,在歷史上屢見不鮮,從歐洲中世紀的黑死病,到西班牙人征服美洲帶給原住民的瘟疫,到明末陝北瘟疫引發的李自成造反,到一次大戰後的西班牙流感,都與社會失序與動亂有關。
我們總以為到了二十一世紀,有了全球化的世界一體,有了全知全能的大數據,科學進步,醫學昌明,醫療技術幾乎可以「生死人而肉白骨」,瘟疫就不可能再揮舞着死神的鐮刀,所向披靡,像過去那麼囂張了。我們相信科學的能量,即使發生了瘟疫,像二○○三年的SARS,大概也只會局限於特定地區,在有限範圍內爆發,是現代醫療體系控制得住的。沒想到新型冠狀病毒一來,全世界人仰馬翻,哀鴻遍野,比外星人侵略地球的科幻片還要慘烈。病毒來得無聲無息,像躡足走在地毯上的喵族,人類卻遭到了《聖經》大洪水那樣的災殃,在肺炎的波濤中掙扎,只求不要滅頂。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