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創作的家園與血脈文化根本的原鄉──新加坡藝術大師陳瑞獻的文化長旅(中)(方桂香)

一九八八年九月十日,當新加坡建國外交部長拉惹勒南(S. Rajaratnam)把「新加坡印度純美術協會」的最高榮譽「藝術瑰寶獎」(Kala Ratna Award)的金線藍絲大披肩披在陳瑞獻的肩上時,協會的主席那塔勒佔(D. Natarajan)在長篇頌辭中,除了讚頌陳瑞獻作為第一位榮獲印度文化圈最高榮譽的非印裔人士那不可思議的多元成就外,也肯定他在推廣印度文化方面的貢獻:「陳先生也把印度偉人如泰戈爾(Tagore)、尸利歐羅頻多(Sri Aurobindo),以及克利尸那穆地 (Krishnamurti)的詩文翻譯成中文,這兒可見他對推動印度藝文的傑出貢獻,特別是讓非印裔人士也能接觸,而促成更廣泛的欣賞。」
拉惹勒南在發表演講時強調:一個人得找到生命中三個問題的答案,才算找到人生完滿的意義:「你從何處來?你在哪裏?你往何處去?」他說:「你從何處來」就是尋根的問題,一個人的母族文化藝術,將能解答這個問題,因為文化藝術是一個民族的歷史,其音樂、舞蹈、美術、宗教、哲學等,莫不是個人的文化根源。新加坡的印度人是新加坡人,跟印度的印度人,或斯里蘭卡的印度人不同,但新加坡的印度人仍須知道自己的種族的根源。要成為一名自尊自重的印裔新加坡人,必須了解自己的印度母族文化。
這也是法國後期印象派大師高更(Paul Gauguin)的晚年傑作《我們從何處來?我們是誰?我們往何處去?》探討的問題,高更完成巨作後,差點因生活沒出路而自殺。作為第一位獲頒這項榮譽的華族同胞,陳瑞獻早在一九六七年他二十四歲時,就已是南洋大學佛學會《貝葉》(Pattra)佛學年刊的創刊主編,專注研讀佛學與印度哲學,除了泰戈爾、尸利歐羅頻多以及克利尸那穆地的詩文,陳瑞獻也最早把印度大哲人如柴但雅(Nitya Chaitanya)與馬哈希(Ramana Maharshi)的詩文譯成中文。一九九七年,「新加坡拉瑪克利斯那印度教會」也因陳瑞獻推動印度兒童美術不遺餘力,而頒發榮譽獎給他。二○○二年,陳瑞獻以「印度政府卓越訪問藝術家」身份訪問印度。印度外交部的文化關係理事會主任拉務女士(Y. Lakshmaji Rao)恰巧是哲人克利尸那穆地的侄女,對新加坡這位傾心印度哲學的藝術家印象深刻。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