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文化研究做起的書籍設計 (靳埭強)

  記述了一位歐陸書籍設計家的演講,使我回憶起另一位香港書籍設計家的演講來。這是我早已欣賞的年輕人趙廣超。

  多年前,他在香港做了幾本書,很獨特。由於我三十多年來醉心水墨畫,首先吸引我看的是《筆紙中國畫》。封面非常高調清雅,大片留白,中央豎排細小的文字,字旁點綴着纖巧的插圖,安靜得使你平心靜氣,不敢打擾了眼前的輕舟。輕輕翻開扉頁,緩緩迎來作者的文字,言簡意清,柔和的視覺語言節奏,說着一個又一個早有所聞的國畫逸事,聽來新鮮動人,行文間精妙的插圖似是作者的表情,與他說話的語調互相呼應。

  中國畫是一門廣博高深的學問,我懷着疑問細讀這位年輕人的著作,看他如何將文簡意深的古人畫理說清楚。然而,不到片刻就疑團盡散。他圖文並用,行文淺易,觀念準確,深入淺出,說個明了,真是難得。我第一次與我的研究生上課,就推薦這本書,並一起閱讀和討論——從中國畫理、寫作方法到做書方法和文化研究。我們盡情享受跨學科範疇互動學習的趣味。

  趙廣超有他自己做書的獨特風格。他是從文化研究做起,然後寫作、編輯、插圖、設計和製作,全方位的自主創作。

  我把他多本好書編在研究生參考書單中,希望學生在學習傳統嚴謹規範的論文寫作法之外,借鑑一些另類的文化研究方法。

運用視覺語言談保育

  回想我第一次聽趙廣超的演講,是約三年前在香港演藝學院舉行的亞洲文化創意論壇上。他與其他三位來自香港和國內的老教授同台,他獨特的風格和語調配以豐富的圖像,令我印象深刻。

  他展示希臘神殿古迹圖像,斷柱頹垣之間遊人不絕,他說很欣賞那類珍貴的文化遺產。接着放映一張北京故宮中荒棄了的雕花大木椅。這已不似椅形的一堆木柴似的廢料,冷清地封着灰塵,甚具視覺衝擊力。這種圖像對比的視覺語言,不費一言,掀動了文化保育的議題,使我心中喝采。

  很可惜,國內的專家教授並不明白趙氏要表達什麼。他在討論時詢問,我記不起趙廣超是怎樣回應的。當時,趙氏已北上進行故宮紫禁城的文化研究。我不知道他們花了多少時間,把東西向七百五十三米,南北向九百六十一米的城牆和每一個建築物,繪畫成一個完整而且非常細緻的三維效果地圖。地圖不但描繪了中軸線上的大宮殿,還有無數大小形狀不同的宮、門、樓閣、庭園、橋與河道,且鉅細無遺地記上名號。最後還配上樹林和人群,真使人讚歎感動。〇九年,《大紫禁城——王者的軸線》一書出版,封面正好採用了這幅地圖(圖一)。

數碼媒體表現古畫

  在講座中,趙廣超還介紹他臨繪的《清明上河圖》的筆記畫集《筆記清明上河圖》(圖二)及動畫。收藏在北京故宮的張擇端原作曾在香港藝術館的「國寶」展與香港市民見面,我也兩度前往觀賞,非常珍惜。任何人臨摹這幅名作都要有過人的意志。趙氏以電腦製圖技術重繪研究,還嘗試以動畫技巧將之轉換成動態意象,殊不簡單。雖然趙氏與他們團隊初作實驗,效果未達完善,但藉此向青少年推介中國傳統藝術應有積極的意義。然而,同台老教授又說,該原作最可貴就是畫家用紙筆生動的描繪,趙廣超的動畫多此一舉。我忍不住舉手回應說,若張擇端生於當代,很可能也試用數碼媒體來表現此作的情景。這論調博得一陣掌聲,觀眾支持我的觀點。

  趙廣超在演講中還介紹了一些他做的書。如《不只中國木建築》,他用精準的細線圖,解構中國傳統建築的一梁一柱,一磚一瓦,一門一窗,令讀者很容易理解這種工藝技術的奧妙。

  另一本合著作品《一章木椅》(圖三),趙氏又從中國人遠古以來坐的習慣演變過程,說到由此而衍生不同朝代的坐椅設計和美學。他的寫作、繪圖、版面設計與裝幀的構成,用自創的語法與風格,都使讀者體會到愉悅的閱讀過程。

  (作者是本港著名設計家。圖片由香港三聯書店和本文作者提供。)


《大紫禁城--王者的軸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