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榮毅仁想到趙紫陽(羅孚)

  大富翁榮毅仁逝世了。這不是什麼新聞,新聞在他的身後。大新聞是泄露了他原是一名共產黨員,而且是一名老共產黨員,儘管還不夠中國共產黨這麼老。新華社在報道他的生平時,揭了他的底,他早在一九八五年就入了黨,到他去世時,已是二十年黨齡的老黨員了。

  比他的黨員資格更老的,原來他是一個世襲的資本家,而且是老牌的大資本家,他們榮家有過「棉紗大王」、「麵粉大王」的稱譽。

  資本家和無產階級的政黨——共產黨怎麼能扯得上關係呢﹖文革結束以後,共產黨從倡言無產變為倡言有產,要讓一部分人先富起來。從此不諱言有產,進一步就發展資本家入黨而無所顧忌,儘管沒有改名為「資產黨」,但卻正式宣布,資本家也可以是共產黨員。

  但榮毅仁卻是在這一宣布以前,就一聲不響地入了黨。一九八五年時,江澤民還沒有提出可以讓資本家入黨的主張,榮毅仁這就成了入黨的先進分子,只是奉命不作宣傳,一直否認是黨員,直到身死。

  中共是很重視他這個黨員的。生前,讓他擔任國家副主席﹔死後,中共中央九個政治局常委全部參加了他的葬禮,給了他可能更大的光榮。

  為什麼這樣﹖因為這是別的共產黨所做不到的事。別的共產黨既不可能離經叛道地吸收資本家入黨,更不可能吸收大的、大大的以至最大的資本家入黨,中共在這件事情上創造了一個世界第一。文革等等倒行逆施,也是世界第一,不過,那是另一回事了。

  就在榮毅仁喪禮那天,美國《福布斯》雜誌公布的中國富豪名單,榮家仍以十六點四十四億美元的家產,位居榜首。

  今年的秋天特別熱,榮家辦喪事那天更加熱,由於九名政治局常委都到了,有了空前的熱鬧。

  這一熱,使人記起了另一冷來。今年的春天特別冷。春初趙紫陽逝世,喪禮是沒有半個政治局常委出席的,甚至半個普通的政治局委員、中央委員也沒有。使人感到的是人情冷暖的冷、透骨冰涼的冷。

  這一熱一冷,顯出的是什麼呢﹖人們都知道,國家副主席只是「伴食宰相」,只是虛君一名,沒有多少權勢的,其位並不足以壓倒國務院總理,更不可能壓倒中共中央的總書記,拿榮毅仁和趙紫陽相比,那是沒有什麼好比的。但是,趙紫陽卻受到如此這般的冷遇﹗

  榮毅仁自有他的功德,但難和趙紫陽比,趙紫陽有的是「要吃糧,找紫陽」的口碑和對文革撥亂反正的種種業績,以至天安門前學生群中「我來遲了」的含淚之語。

  愈是對待榮毅仁熱,就愈是顯得對待趙紫陽冷。

  中南海的大人先生們,你們還記得「人情冷暖,世態炎涼」這句俗話麼﹖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