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學生學伴問題為何激起民間義憤?(馬 玲)

民間的壓抑,往往會因為一件不大的事情而引起波濤滾滾,若處理不善,日積月累後弄不好還會助推一些社會事件發生。比如這次山東大學為留學生招募學伴的問題,被披露於眾後,即刻點燃了社會上的一座小火山,至今還在發酵燃燒。民間把山東大學為「留學生招募學伴」解讀為幫男留學生找女友,乃因招募表格上暗示,可以讓參加活動的中國學生找到「異性朋友」,事實上,報名的「學伴」絕大多數是中國女生。
由女學伴問題外溢,涉及到眾多非洲國家以及其他一帶一路國家的留學生進入中國後,一些留學生享受高額獎學金、佔用寶貴教育資源卻不好好學習、濫交女友傳染疾病、不遵紀守法違反當地風俗等一些事件上。加以佐證的是,恰在山大事件爆發的同時,福建一名留學生騎電瓶車違規搭載一名女子,被交警攔下後不但不接受批評反而推搡交警,而警方的處理僅是批評教育。該視頻被廣泛傳播後,引發國民的爭議和不滿。
外國人在中國的「超國民待遇」,是一個不爭的事實,也是長在國民心中的一個「惡瘤子」。在自己的國家,卻要讓自己人低外國人一等,這種現象讓國民長久壓抑着,並日漸形成了義憤。

用「超國民待遇」招攬留學生
國人都知道早年間那塊掛在上海的「華人與狗不得入內」的牌子,因那塊牌子作為愛國主義教育題材被反覆使用。但山東大學事件爆發後,一個學生跟帖說:「以前上高中的時候,學校國際部貼着,中國學生不得入內。」諸如此類的「只許外國人……,而不許中國人……」的地方和事情,可謂舉不勝舉。以前,一些酒店、餐廳、機場貴賓室等公共場所,都只許老外進而不許中國人進,甚至飛機失事賠付時,中國人和外國人亦同命不同價,而且價格相差幾倍之大。
如今,上述的「歧視國人」現象已經改變許多,但中國骨子裏的崇洋媚外卻依然固在。雖然不那麼表面化了,然而一旦涉及到面子或類似問題,重外輕內就會出現。
就拿這次引起爭議的留學生問題來說。據《中國教育統計年鑑》,中國大學錄取的留學生,二○○五年是六萬一千人,二○一四年是十一萬一千人,增幅為百分之八十二。而同期錄取的國內大學生從五百零四萬人上升到六百九十八萬人,增幅為百分之三十八。
根據教育部發布的年度數據,將各類留學生加總,從二○一一年的二十九萬人上升到二○一六年的四十四萬人,接收留學生的高等院校從六百六十所增長到八百二十九所。
新華社報道,截止今年六月,中國繼續保持亞洲最大留學國地位。二○一八年,共有來自一百九十六個國家和地區的四十九萬二千二百個留學生來華,其中,「一帶一路」沿線六十四國來華留學生共計二十六萬零六百人,佔總人數的百分之五十二點九五。
今年四月二日,教育部公布的二○一九年預算顯示:二○一九年,教育部的中國政府獎學金共三十九億二千萬元,增長了六億元。要知道,二○一九年教育部按照黨中央國務院過緊日子的要求,把教師進修費減少了一千一百二十萬元,也就是比去年減少了百分之五點三。但在過緊日子的背景下,教育部卻把留學生獎學金增加了百分之十八。來華留學生享有六大類獎學金,中國政府獎學金僅是其中一大類,此外還有地方政府、社會團體和企事業單位的獎學金。
留學生享受中國政府獎學金的最新標準顯示:每人每年五萬九千二百元至九萬九千八百元,這個數字遠高於中國居民人均收入。二○一八年中國居民收入二萬八千二百二十八元(其中,城鎮居民是三萬九千二百五十一元,農村居民是一萬四千六百一十七元),若以中位數二萬四千三百三十六元來計算,外國留學生一年的獎學金相當於中國人均收入的二點四到四點二倍。
在中國不少貧苦家庭子女上不起高中和大學的情況下,用老百姓辛辛苦苦勞作納稅的錢去高額獎勵外人,讓覺悟沒有達到那個高度的老百姓怎能不大倒苦水?

厚外薄內引起民間不滿
從政府的戰略角度看,為了促進交流,傳播中國文化,增強國家軟實力,體現中國在國際上的影響力,實現人類命運共同體的目標。資助留學生來華學習,一方面營造了「萬邦來朝」的盛世景觀,另一方面也有助於提升中國大學的國際化水平和排名。
但老百姓的「短淺眼光」只看到了當下的嚴重不公。為此,網上充斥了許多諸如此類的言論:
把國民資源浪費在外國人身上,崇洋媚外,這是典型的中國悲哀;領導說過,青年強則中國強,應該把更多的資源用於自己的國民青年身上;一邊是千千萬萬的窮學生上不起學,一邊是用「超國民待遇」招攬外國留學生,如此巨大的反差違背了公平原則,而且後患無窮;用金錢換友誼,越換越讓人瞧不起,最後賠了夫人又折兵,以前這樣的例子還少嗎?我們的留學生出去要自己大把大把花錢,來我國的留學生還是我們大把大把花錢,豈有此理;留學交流可以,但別慣出來毛病。有錢可以,但別燒包;中國哪裏和外國不一樣?外國是抬高本國人,中國是作賤本國人;滿清的辮子剪了這麼多年了可心裏的辮子還在,歷來洋大人的事兒都是大事;我一年不吃不喝掙得工資都不及人家一個外國留學生給的補助多;本該用來培養自己人才的有限資源用到國外的二三等生源,厚外薄內,還有陪妹,悲哉;納稅人的錢在哭……
問題出在官方還是民間?可能兩派各執一詞。其實近幾年來,一旦涉及到厚外薄內的事情,網上都會激起一波波的浪花,比如撒幣、給遙遠的小國送校車,中國農村的孩子因為沒有校車而搭載農車翻車導致多人慘死案,都會讓國人欷歔一片。
莫怪國人沒有大局意識,也莫怪國人沒有世界眼光,量力而行,共商共議,是普通國人的期望。這些升斗小民是中國的血管和脈搏,只有掌握了這些升斗小民的脈動,才能成為一個好「中醫」,正像習近平所言:「百姓事無小事。」
山東大學在事件爆發後的說明裏點出,招募學伴的事情並非山東大學一家在做,南京大學、中山大學、吉林大學、哈爾濱工業大學、東北師範大學等許多大學都舉辦過類似的項目。這讓民間更憤怒,有人醜化山東大學校長,有人做視頻諷刺教育部。
民間對某些事情的敏感,一次次冒泡和反彈,很能說明一些落差問題,這裏面蘊含的情緒,不得不引起政府高度重視。
作為第二大經濟體的中國,正大步走向國際,希望在世界範圍能有大作為。在理想與現實中怎樣良性操作,在官方與民間中怎樣找到平衡點,這些都非常考驗政府的能力和智慧。

(作者為本刊特約主筆。)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