略談《魯拜集》第一首的迻譯(傅正明)

波斯大詩人奧瑪.珈音(Omar Khayyam)四行詩集《魯拜集》(Rubaiyat),由於英國詩人和翻譯家愛德華.費茲傑羅(Edward FitzGerald)不拘原文的英譯而成為英詩經典,不斷再版,蜚聲國際詩壇。百多年來,中譯迭出,至今熱潮不退。
費譯一八五九年第一版第一首與修改後的第四版第一首,措辭立意均有所不同,兩首四行詩與珈音波斯文原作都不貼近。此文只談更為流行的費譯第四版第一首的詩意和中譯。讓我們先看英文原作和郭沫若載一九二二年《創造季刊》的首次中譯,以及黃杲炘譯《柔巴依集》(即《魯拜集》,湖北教育出版社,二○○七年)中的自由體迻譯:

WAKE! For the Sun who scatter’d into flight / The Stars before him from the Field of Night, / Drives Night along with them from Heav’n, and strikes / The Sultan’s Turret with a Shaft of Light.

醒呀!太陽驅散了群星,暗夜從空中逃遁,燦爛的金箭,射中了蘇丹的高瓴。(郭沫若譯)

醒醒吧!太陽已把滿天的星斗
趕得紛紛飛離了黑夜的田疇,
叫夜也隨着星星逃出了天庭;
陽光之箭已射上蘇丹的塔樓。
(黃杲炘譯)

費譯《魯拜集》往往被視為一首頗具匠心的長詩,第一首開宗明義,言簡意賅,體現了一種「喚醒的詩學」(poetics of waking up)和文學中常見的「光明戰黑暗的母題」(light vs dark motif)。郭譯忠實於原詩的比喻,恰到好處地表達了上述兩個方面的主旨。黃譯語言欠精練,詩中三個「的」字,至少可以刪除兩個。

將人從黑暗中喚醒
「喚醒的詩學」的英語表述,並不見於英譯《魯拜集》的評論。但是,這種詩學在世界思想史和詩歌史上源遠流長。不少學者均論及珈音和《魯拜集》與諾斯替教(Gnosticism)的聯繫,甚至把珈音稱為諾斯替教布道的先知。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