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材秀出千林表—我是余光中學生 (黃秀蓮)

「楚山修竹如雲,異材秀出千林表」,是蘇軾名句之一,余光中教授非常欣賞眉山蘇髯,那麼,我借此句來概括其成就和氣質。泉下恩師,大概不以為忤吧。
我有幸成為余教授的學生,是一九七七年的事。四十載師生緣份,從識荊於崇基書院的翠色,到告別高雄醫院深切治療部裏已昏迷一天的詩人,多少回憶,都像吐露港的濤聲,像吹過中文大學第六苑門前群松的風聲,一下子湧上心頭,又從何說起呢?
中學年代已開始讀余教授文章,還記得當年捧書而讀時,雙手竟是微微在抖,哎呀,怎可能把文字寫得那麼美?本來就很美的中國文字,落在他手裏,變得更美、極美。他不是中文系出身,而是外文系畢業,一手中文竟然寫得出神入化。他常常把古典詩詞及古文,冶煉熔鑄,不是插入,而是融化,是化古為今,今而古雅,文白交融,圓融得不痕跡,已然是拈花微笑的境界了。難得是自成風格,就是糊了姓名,也一眼看出是他的手筆。我對他的文章,始而驚艷,再而傾心,一直崇拜。驚艷、傾心、崇拜了幾十年,而人間已幾許風雨了。

文章回應

回應